嵐ヶ丘

■OFFLINE:刊物一览
■LOG:画作
■MEMO:文章

room

廣瀬智紀 Fan Meeting Shanghai 2017 Repo

Repo個人向,如果有記錯記漏的請賜教。- 桌上水瓶插吸管,可以這很巻ちゃん- 一進場跟翻譯推來推去誰先坐www- 看到螢幕上的广字很意外,因為他以為中文字會比日文漢字複雜,結果卻是更簡單了(所以你快來香港見識繁體字啊!)- 開始的時候他手掌寫了很多貓紙,嘗試用中文跟我們說話,發音其實算挺標準了,覺得他挺有學中文的天份- 然後播了昨天去上海動物園的自拍片段,是經過大家投票徵集的行程,自拍棒拍的,就戴著昨天那幅圓框眼鏡,下雨了因為他是雨男,說星空(?)雨傘很可愛(此處應有淘寶同款)。無論是趴在旅遊車、不會把影片變焦還把螢幕調暗了、隔著手機螢幕摸熊貓的他也好可愛。他說當然要看之前不知在哪裡看過熊貓抱著訓練員腿的片段覺得很可愛就沉迷大熊貓了www(我覺得此處應@ 千子もっくん- 說到昨天吃過什麼食物方面,有紅燒肉、松鼠桂魚、鹵肉繞飯,都嘗試用中文講出來,最後那個覺得有點像大阪風味- 雖然都是亞洲國家,但是上海和澳門感覺和日本還是有點不太一樣- 到遊戲環節中文猜猜看。有九宮格讓他選,1 2 3是1分、4 5 6是2分、7 8 9是3分,選三題要總共加起來有7分,贏了有獎勵輸了有懲罰。第一題選了1的太陽,他很快就猜得到基本上都不用提示。第二題選了8的甜甜圈,最開始他只從甘字猜到是高興的東西,然後是舌+甘猜到是食物,後來他真的沒法猜到就使用了唯一一個機會問現場觀眾,抽中那位太太做了個圓形的形狀他很快也就猜到了。第三題選了7的牛郎,大家看到題目都尖叫了出來www 有太太把夕妃的名字叫了出來,所以他也很快猜到了。他初時很害羞就小聲對翻譯說了ホスト叫他幫忙說,然後翻譯不肯www 他只能自己說出來,最後翻譯也跟他說了另一個牛郎織女的解釋,因為翻譯之前不小心把中文說了一次XDDD- 獎勵是小籠包,雖然被燙到口了但還是覺得很好吃。他覺得意外的是日文說的小籠包也是指煎的那種,也用中文說了一次生煎- 之後的是之前徵集過的QA環節。第一題問他以後有什麼角色想演,他說是沒有原作的角色,因為他想要演一個只有他創造出來的角色(大概意思啦)第二題問他有什麼尊敬的演員/導演,他第一反應就是西田大大,說西田有很好的指導,很嚴厲會要他做一些沒法做到的要求,然後做不來的時候會一起商量解決辦法。第三題問他有什麼角色是絕對不會讓給別人演,他講了卷島啦但是因為自己是二代目,後來drama又讓馬場良馬演回去,再看馬場的演出覺得是一種很奇妙的體驗,又說到了鑽A的降谷也是不會讓給別人演的(我也希望別換人啦)但是非要選一個一定是夕妃,因為是他第一個演的只屬於他的角色。本想沒時間了但他硬是抽了第四題,問了HighLow他演的角色是怎麼樣,他也沒能很好說明,角色名字是マルコ(小丸子),除了他之外別的新角色也是用經典動畫角色的名字來命名,說了他團是尊重女性的暴力團,自己的角色是又熱情又冷酷的角色所以很好投入。- 推銷了一下會場限定T(上海的字是熱情的紅色)還有帽子- 唱歌環節沒想像中有candy light。第一首唱了world beyond the destiny,因為這歌是跨越命運他覺得跟越過日本和中國很像,燈光打得很好他很帥。後來詢眾要求就encore了,居然是千里之外www(他說的時候很像candy light,我想這歌是對應上一首吧,離別的歌)他為了這此演出苦練這歌,然而除了副歌外並沒有人聽得明他唱什麼www(可見學中文不應學周杰倫要學費玉清x)- 最後抽獎抽了三位太太直筆明信片和追加的動物園Cheki,是和熊貓、長頸鹿和獅子的合照- 他說可以的話想如果可以的話想每週搞一次粉絲見面會www不wwww- 握手的時候我握了他的手很久才說得出あたしは香港のファン、ずっと応援するahxgfgxh(最後打結了)他很耐心聽我講完,走的時候差點忘了拿直筆生寫還好staff叫住我。直筆送的是星塵官網那張官方照,水得不知道說什麼好。我體溫是比較低的,握手時也沒覺得他的手特別暖或是特別冰,溫度跟我的差不多所以握上去沒多大感覺,說不定他體質也是比較虛吧? - 拍cheki的時候我居然抽到第一個拍,坐著拍太欺負穿裙撐的我,所以照片P過再放吧x 本來想拍heart但他說Peace我就傻了。坐上去時撞到了椅子,他跟我說大丈夫,哇好溫柔。最喜歡溫柔又愛笑的人(大哭)拍完回頭跟他揮手再見了- 這次的翻譯小強(tomo叫他つよぼん)太給力,除了敬語不太會說外也不擅長照稿讀,至少他做了資料搜集。這家公司感覺也是做這種活動做得很好,希望還有機會參與他們的製作。- 他今天穿的褲子太醜,還好他人太帥//////////下場//////////- 後悔最後沒能多買張明信片寫第二封信(repo)給他- 中場staff買了很多一點點奶茶,推想他也有喝- 上場ppt打錯字的Shanghi修正了www- 晚上換了衣服,一般西褲但上衣品味還是很可怕- 上場FC區基本都是看橫顏和背景對付費會員也太差,下場VIP區就很多正臉,為什麼這個人360度都那麼好- 坐下以後拿起了會場限定帽和衣服,然後對我們說買買買wwww翻譯也說他沒教他這種啊wwww他自己好像也說得很興奮啊真的被喜歡的男人硬銷了- 食物方面,早上吃了自助餐,他很喜歡吃自助餐因為可以吃到很多種類的東西(我自己推算他住假日酒店吧好後悔)。這裡的荷包蛋就是蛋黃都搗爛了www(這什麼鬼)說上海有西瓜汁好不可思議,像是在喝西瓜一樣很好喝。因為日本的西瓜都是整個吃的。來到這裡知道中醫說像冰啤酒這種冰的對身體不好覺得好意外,日本想是喝冰的,然後西瓜汁也是常溫的 - 晚上的影片環節是外灘,但是播的時候播錯動物園了www播完動物園後外灘的照片非常高質,不出生寫太浪費了,可惜字幕把他名字打成広了- 到QA環節。第一條是問他出過澳門這種國外的寫真,還有機會出其他嗎?他說這是公司安排的不是自己能控制,能到國外也是很好的體驗,剛才上海外灘的照片也等是一種寫真吧,翻譯也說會盡量安排機會讓大家拿得到這些照片。第二條問題是有個粉絲非常喜歡小牛郎,想他現場撩妹,情景是遠距離戀愛,女朋友是上海人,要他想像離別時會說什麼話。他看完問題馬上害羞到想把問題放回箱子www在群眾壓力下翻譯讀出了問題,他說想不到想要最後才答(翻譯還差點誤會他的意思)第三條問題是問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他說是整天愛笑的(他可能在說我x),但是也會喜歡不喜歡笑的因為作為男性會很想把這種女生逗笑。第四條問題是他有壓力的時候會怎麼抒緩,他說現在沒壓力就反問翻譯有壓力嗎(翻譯表示很大壓力)本來也是想最後答的但是翻譯不給,他就說會泡入浴劑跟喝茶,特別是喜歡茉莉花茶,還會對枕頭唱歌www因為他覺得自己唱歌不是很好聽所以對著枕頭唱就沒人聽到,現場還裝樣子唱了幾句應該是機械人動畫的歌吧(不認識),說是這樣的歌很激厲人。第五題是抽現場觀眾問的(那位太太原本是用日文問的,但是他叫她把自己當成是來自中國的廣瀬智紀www),問了十二月髑髏城怎麼了,他講起自己作為演員也留意到網絡新聞東京有個360度有觀眾席的新劇場,知道新感線劇團最有名的髑髏城七人會在這裡演時就覺得一定要去看,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出演,說到鑽A時也是本來有看過原作,第六感覺得自己會演出試鏡的,然後公司原來就在安排,這次也是第六感。不過翻譯說到自己也有看鑽A動畫,但是他是喜歡榮純這個降谷的敵人www結果他有點沮喪www- 歌唱環節還是world beyond the destiny,穩定發揮- 晚上的遊戲是啞謎猜猜看,也是像下午的九宮格還有題目分數,但是換成他問問題再抽觀眾答。說到獎罰的時候他居然說還有這種操作www誰教的www(最後這個梗我們晚上就一直玩)每做一個動作之前他都要求翻譯說123。第一題選了8,他就作了一個投球動作然後就扇了扇很熱的樣子,大家都覺得這那麼容易怎麼可能值3分,可惜答的觀眾大概是路人吧,第一次答了棒球第二次答了投手最後才改成降谷曉,勉強算對吧因為下場沒提示。第二題選了5,因為從下午一直沒試過兩分的題目,他說這題猜不到就過不了自己,然後做了一個本來信心十足在考試拿到100分,結果沒寫名字只能被當成0分的男人,完美完成這個氣餒情況的默劇,唉這種演技超好人還超帥的人哪裡找x 觀眾也答對了,大家都說這題怎麼可能是兩分。第三題選了9,他做了一個自由游和背泳的動作,最後游完還把泳鏡甩在頭上,大家都自作聰明猜是男水但結果居然只是普通的游泳www沒辦法這就輸了- 懲罰環節他看了看後台就進去了,離開的時候有人猜他是要罰模仿還是扮熊貓,結果他真的穿了熊貓裝出來www一出來就抱著翻譯的大腿,抱兩次了翻譯都怕自己生命有危險。他本人還是有點害羞,不過大家都說他好可愛。他說作為懲罰要穿到最後,翻譯說穿這個不夠懲罰,於是要他穿著熊貓裝唱歌,那當然是難得苦練的千里之外,還要穿著熊貓裝扭屁股,比下午忘詞還嚴重最後都是哼著完的- 還是抽了三個太太送明信片和cheki,跟上午的差不多但其中一張cheki是他在扮熊貓 - 最後他也是記得要撩妹,現場背景音樂也為他配上了I will always love you www(他對staff的反應比了個讚)「我是一個日本人,這次因為工作關係來了工作,但我並沒有把這當成工作,我是特意來見你的,我快要回到日本了,請不要因此寂寞,往後分開的日子我們彼此都要努力工作,讓自己能成為更好更好的人,我要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而你也要變成一個更優秀的女人,下次請來日本見我,我會真誠抱緊你的,我愛你。」因為大家都懂了翻譯覺得自己翻譯的話就沒意思了所以沒翻譯,但他要求翻譯在後台時對自己用中文說一遍www留在最後說真的是有意還是無意啊,幸福死了 - 感言時說了希望下次能在下面更大的會場搞見面會,也像剛才說的會成為一個更好更好的Tomoki,除此之外也希望大家能來日本看看他,愛してる(雖然他說過自己不會撩妹但是他好像只要入戲了夕妃上身就沒問題了,太會撩) - 脫下熊貓帽時頭髮都變形濕了,燈光下還穿這套連身絨毛真的很熱,辛苦了- 最後拜拜的時候我對他飛吻然後他也回我一個飛吻,全場尖叫但是我強調他不是對你們是對我x- 握手時跟他說了愛してる、一生懸命頑張ってくださいdgcxghc(努力學花陽語氣但還是打結了)回頭跟他揮手拜拜他也有跟我揮手。 - 物販的staff跟我們說還可以買買買wwww - 最後散場時他出來了跟大家用中文說我愛你⋯啊我也最愛你啊(大哭)此處嚴禁拍照最後還是發loft好了⋯我想起什麼就修改什麼發太多次長微博不太好orz

記一下弱虫的梗

因為之前有不少DRRR和少量黑籃的坑沒填(甚至有些是看小單車前的事),深感慚愧,所以決定弱虫的坑就不填了,少少的留個紀錄已標示CP請自行避雷。多數東卷少量山坂,佔TAG抱歉。【東卷】卷島跟隨哥哥的腳步成了服裝設計師,哥哥說新人在這一行最好做些出位事增加人氣…譬如所假扮成同性戀者於是卷島就找來了自己一生的對手東堂,以高薪聘請他為自己的假情人雖然卷島並沒要求他做承認是自己的戀人以外的事,不過東堂說這是職責所在所以比以前更加的接近卷島後來卷島成了名,也就沒必要再利用東堂,此時東堂說出他多年來的心底話,從以前就一直喜歡卷島,只不過膽小不敢破壞二人的關係,而且自己在傳統家庭長大根本不允許他的性向是男性,然後就被卷島拒絕了其實卷島在這多月以來何嘗沒被東堂觸動了,但卷島察覺到時他已經不好意思再面對東堂,覺得真的成了同性戀的自己很噁心,同時也不想耽誤東堂的人生在這之後卷島自己一個人哭了很久,略略猜到前因後果的哥哥勸卷島反悔還來得及,卷島就說隨他吧……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東卷】90年代東卷,東京巴比倫Vol.3參考有(註:派對熱線是其中一個Q2(0990)線路,一次最多能讓十人同時通話,只要撥打特定的號碼,就能連上這個線路,實現多人通話,但是Q2花費的電話費相當大,差不多十四秒到十八秒就要當年的十円)受到後輩小野田慫恿,卷島嘗試撥打到Q2線路,沒想到第一次就遇上了棘手的傢伙東堂盡八,東堂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對卷島說個不停,東堂自以為碰上了人生最好聊的朋友(當然卷島不認為)就一直煩著卷島後來東堂的父母收到五位數字的電話月費單差點嚇暈,勒令東堂不許再打電話,東堂只好自己人肉搜尋暱稱為小卷的那人,發現他是個吉丁蟲色頭髮的人後大失所望,覺得自己浪費了時間這卷島這種噁心的人身上但因為卷島很有錢,聽說東堂沒錢交電話費時就替他付了,逼著東堂還他這個人情在卷島家中兼職家傭,相處下來東堂覺得卷島這個人除了品味外還是值得來往的然後呢,就入贅了(喂【東卷】東堂很窮,卷島見他太可憐就問他要不要當援交,於是卷島就成了東堂援助交際的對住,每月用一疊疊紙幣拍他的臉(並不)【東卷】亂馬1/2 paro(其實我自己也不記得當初想寫甚麼只好隨便亂寫…可能是泡了冷水的東堂會變小黑豬。)卷島小時候在英國旅行時不慎掉入咒泉鄉的「娘溺泉」,變成「遇到冷水會變成女生,遇到熱水則回復成男生」的體質,從此就變得熱愛溫泉老跑到東堂庵卷島的哥哥答應將卷島♀嫁給東堂家的長子來換取一生免費泡溫泉的待遇,後來得知卷島是個男人後東堂盡八崩潰了,想起之前自己居然幻想著卷島自O就覺得很憤怒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隨便吧就HE算了自行想像【山坂(少量)】 ↑上色太難捕捉感覺就坑了(魔法陣借用魔法少女奈葉的八神疾風),2CH體↓今天的Love Hime only1 公主的僕人大家來說一下感想吧(」・ω・)」2 公主的僕人有人有買到SHK的新刊嗎3 公主的僕人啊SHK…雖然是新人但是好厲害呢4 公主的僕人SHK是二人社團吧,翻到新刊最後一頁有寫喔劇本是麵包超人,作畫是蜘蛛太郎5 公主的僕人話說在SHK檔附近不是有一個很可愛的朔美coser嗎?6 公主的僕人誰是朔美?新角色嗎?最近沒空追連載7 公主的僕人6ggrk8 公主的僕人6之前不是有公開招募過新角色人設嗎?最後勝出的就是朔美和亞子,上一集初登場朔美是個黃色主調的眼鏡娘,跟湖鳥的公主之卵相對,朔美是詠唱魔法的公主之書順帶一提亞子的主色調是淺藍色9 我是6樓7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的10 公主的僕人據說那個coser是反串的11 公主的僕人欸?真的?完全不像男孩子啊12 公主的僕人因為可愛所以就算是男孩子我也可以13 公主的僕人12喂wwwww14 戈耳工說起來前幾天我有接過朔美衣服的委託,應該就是那孩子15 公主的僕人野生的戈耳工大大出現了16 公主的僕人真不愧是戈耳工,可以這麼快就把衣服做好17 戈耳工16不,那孩子是熟人才幫他趕工的,平時不接急單18 黑貓晚上好,聽戈耳工前輩說大家在討論我謝謝大家喜歡,這還是前輩的功勞,他教會了我這個新人好多的東西,沒有前輩就沒有我…我會努力的!19 公主的僕人今天捕捉到好多大大20 天使18你在說甚麼啊,朔美這個角色可是我為你度身訂造設計的^_^21 公主的僕人設計者也出現了22 公主的僕人20好可怕…23 公主的僕人20黑色的天使…24 串主跑題了喔25 公主的僕人說到coser…不是還有一個很高大的有丸俊也嗎?26 公主的僕人25對!!!超帥的!!!27 公主的僕人我有拍到照片(照片)28 公主的僕人池面!!!!29 黑貓啊30 公主的僕人29怎麼了?31 黑貓是現實中的熟人呢!沒想到他也開始cosplay太好了,之前一直都覺得他跟有丸很像32 公主的僕人這世界好小?!………【上面出現過的名稱(以及其架空設定)SHK:SOHOKU的簡稱,順帶一提SHK新刊是極端邪教明樹(綿羊執事)x有丸R18本(…)蜘蛛太郎=卷島:蜘蛛太郎是小野田口中黑之潛藏者的角色,其實並沒有看過Love Hime只是看不過眼田所的畫功(印像中小野田只坑過他王立軍和黑之潛藏者)麵包超人=田所:家中開麵包店所以(ry)田所會喜歡BL是因為經常看著今鳴東卷T2眼神都死掉了(定位大概跟箱學的荒北一樣可憐)戈耳工=金城:因為興趣的關係一直都有接cosplay衣服訂造,而且質量非常好,之前小野田並不知金城會接訂單,只是純粹拜託前輩幫忙黑貓=小野田:黑貓是小野田喜歡的扭蛋角色,小野田並不知道田所和卷島也去了,因為他們都戴上墨鏡了(而且檔前水洩不通根本看不到)天使=真波:事實上悠人也有去Love Hime Only,雖然那時悠人還沒認識小野田,不過真波在他後面,他非常火(黑化的笑容)有丸的coser=今泉:被小野田推了下公主坑,其實最喜歡的是湖鳥大人但礙於身高問題不敢挑戰,衣服不是金城造的,有錢少爺當然直接在amazon拍那些貴得要死的現貨】

【东卷】假如真的再有约会

东堂尽八ⅹ卷岛裕介,OOC 东堂已死设定,HE,短篇完结 标题取自某首歌的歌名,不过内容与歌无任何关系 「东堂…为甚么你…」 卷岛看着东堂续渐半透明的身躯,伸手摸也摸不着。 「嗯,终于要到这一刻了。小卷,看到我的发箍吗?是白色的喔,死人才会用的颜色。」 「其实在第一次遇见你没多久,我就死于交通意外了,但是我很想再一次跟你分出胜负,于是求阎王让我活久一点,幸好阎王的女儿喜欢我。现在心愿达成了,差不多是时候要说再见…谢谢你小卷,让我死得没有遗憾,来生有机会的话再报答你…我这一生的最好对手…」 「不要哭喔,我可是山神呢,现在只是回归神位吧,永远在坡道上守护你的山神。」 东堂的身体像晶体般瓦解了,闪闪发光的飞往天际。 卷岛仰起头,不让眼泪从眼眶流出来。 「笨蛋…」 后来卷岛就远离了这片伤心地移居了英国,后辈小野田经常会写信给他——虽然他一次也没有回信。 今次小野田提到自己和真波去了秋叶原,他跟真波也会经常电话联络,相处融洽。 真波山岳。 他是东堂的后辈,东堂形容真波跟他自己很像,东堂也将他上至爬坡下至人际关系的技能通通直传给真波。看着他跟小野田的互动就想起自己和东堂,好像他还在一样。 卷岛有时还会为自己的旧手机充电,已经没有再用了,但里面装着他和东堂唯一的连系,过往旧型号的手机容量不足逼不得已清理的邮箱,如今只剩下一封封来自联络人东堂尽八这号码的邮件,还有成千上万来自东堂尽八的通话纪录。 可能只有在天上的东堂才知道,卷岛是为了不删掉纪录才换了自己不太会用的智能手机。 东堂的手机号还不是空号,可能是他的家人一直有为他充值,卷岛拨过去时再也不是马上被接通的声音,而是比东堂声音更烦嘈的嘟嘟声,直到女声的录音「你所打的电话未能接通」出现。 夏天是IH的日子,卷岛也想回国看总北的后辈们进步成怎么样,然后顺便拜托了小野田把真波约出来。 卷岛约了真波在咖啡店里等,尽管小野田称真波是个准时的人,不过看来还是比较像东堂说的迟到大王。 如果不是约在咖啡店,被周围的咖啡味熏醒了脑,肯定等到睡着了。差不多到黄昏时真波才抖着呆毛推门进来。 「对不起呢我迟到了,小卷前辈找我有甚么事?」 「别学东堂那家伙这样叫我咻。」 「东堂…?谁?」 欸? 即使真波多么迷糊,也不会忘记一年前一起在箱根坡道飞驰的同伴吧? 「我说的是东堂尽八,To-do-u Jin-pa-chi啊,自称山神和沉睡森林的美形、人称森林忍者那位。」 真波歪着脑袋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起是谁。 「那么你为甚么会叫我小卷?为甚么肯重新踏上公路车?为甚么会跟小野田和好?为甚么会经常打电话给小野田?上年IH除了你之外的爬坡选手是谁?」 真波突然感到了晕眩,好像哪里有个黑头发的人指着他笑,但他对这个人毫无印像,看不清他的样子、记不起他的声音和名字。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 卷岛猜自己对事情多少有点眉目,于是让金城把箱学前三年级也约出来。 「欸…我从金城那里听说事情了…你是为了东堂的事而找我们吧。」 不愧是金城,省掉自己不知如何开场的麻烦。 「我想问…你们还记得东堂吧?」 三个人同时低下头,露出难过的脸。 「当然记得啊,他跟我和寿一从国中时就认识了,只可惜他英年早逝…说起来尽八的生日也快到了,裕介君你是为这事而来吗?」 「也不完全是咻…我是想问你们还记得上年IH吗?队员有哪几位?」 福富放下了手中的刀叉。 「怎么可能忘记,我们是最强的。我、荒北、新开、泉田、真波…咦,等等,还有剩下的是谁来着?荒北你记得吗?」 荒北和新开都摇摇头。 「那么你们记得东堂最后的事是甚么?」 「高二那年…他躺在黑色棺木里的苍白脸孔,真正成了睡美人呢尽八…裕介君你是想说,剩下的人是东堂!?」 卷岛吸了一口气接着说。 「我也不肯定是不是我自己的幻觉,因为目前只有我对IH拥有完整记忆…但我很清楚第一天我跟东堂终于分出了胜负,我7胜8负咻…最初因为小野田落后了我要领行不能决一胜负,幸好小野田突破了100人我才可以和东堂分出胜负…」 「小野田酱吗…说起来又好像有那回事,但我记不起是不是东堂了…」 「唔…我可以理解成是东堂的鬼魂吗?BQN!」 卷岛想起还有点事,先走了。 他想寻找东堂存在过的痕迹。 走进单车资料馆,卷岛翻过大小场次的得奖纪录,无论是IH山岳奖、还是广峰山爬坡大赛冠军……得奖者的名字都像被水泼过一样化开得完全看不到,就连IH前夕箱学的杂志访问大合照也是找不到东堂的身影。 卷岛开始累了,要不是刚才跟新开他们确认过,他真的会以为东堂是他精神分裂下的产物。 神你到底要怎样玩弄我卷岛裕介?赐予我一个一生的对手,却把他从我身边带走,还要把他的存在抹杀。 还好卷岛找到他们初次遇见,东堂输了给卷岛那次的纪录。 卷岛的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挚友…原来你在这里… 若干年后卷岛还是孜然一身,年纪上已经难以兼任走年轻路线哥哥品牌的模特儿,但还是哥哥的御用摄影师。 今天哥哥在教堂举行慈善义卖,展出卷岛莲设计的数百款服装和饰物,所得收益会全数捐给教会的孤儿院。 卷岛理所当然会参与其中,纵使他大部份时间都是走走坐坐。 直至他看到一个到处乱跑的孩子。 一身邋遢并没有掩盖了他的气质,眉毛高挑却不失稳重庄严,紫罗兰色的眼睛高贵又不张扬,眼神锐利得刺穿卷岛的内心…他想起了某个故人。 如果人转生要轮候一个地支,恐怕时间就差不多了。 莲有时会问裕介为何不找个伴侣,一个人不寂寞吗?他耸耸肩,没办法啊我怕有人吵闹我不让他当伴郎。 卷岛裕介目前只有三十多年人生,在人生一半的时候认识了东堂尽八,跟东堂尽八相处了仅仅三年,却束缚了他另外一半的人生。 难以忘记这位最好的对手,他对卷岛影响太多太多,几乎些微的事都会触动到他对他的回忆,即使多年后仍不时会叫起东堂的名字,转身却发现甚么人都不在。 「吉丁虫好恶心。」 男孩指着卷岛随意绑起来的头发。卷岛在与东堂告别后发型就没怎么变过,太长就修短一下,总之不会比以前短。 虽然很没礼貌,卷岛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笑,随手拿起哥哥义卖的饰物。 「这个发箍…要戴吗?」 男孩双眼发光,大力点头。 卷岛暗嘲了一句:「好土咻」 「…不过我喜欢。」 没几个月卷岛就从孤儿院院长接过男孩的领养证明,没办法改姓东堂,不过取名尽八也不是甚么难题,于是男孩就成了卷岛尽八。 卷岛用他瘦长的大手,拖着尽八的小手。 「回家了,尽八。」 END ================================== 感谢我妈骂我戴白色发箍不吉利而想到的故事XDDD 先前段子的加长版太久没动笔文力全无了(本来就没有),之后还有几个坑要填希望可以抓回手感不过以后到底是卷岛先爱上尽八,还是尽八先爱上卷岛…这里我留点想象空间给大家,反正东堂生前他们俩都察觉不了自己的感情唯一可以说的就是尽八没有上一辈子的记忆,也不会有甚么机关触发了就会想起,但卷岛有时会跟他说东堂的事他们能再次相遇,大概是因为灵魂会互相吸引吧,所以无论轮回多少次,即使面貌全不一样,他们都会在一起的 虽然可能会说得太白不过还是补充一下…明显东堂不是真正的神明电话纪录之所以还有东堂的名字是因为发出的号码仅为一个号码,联络人姓名是卷岛自己储存的卷岛想走的主要原因是福新荒三人太白痴资料馆的资料是有贴膜的小卷可以尽情哭(爆后来小卷的旧手机实在太残旧,就请人帮他把数据过到电脑保存了尽八不肯叫卷岛爸爸或是叔叔之类的称呼,一直在叫他小卷

弱虫段子數則

如有CP我會在前方標示 兔新「咳咳…小兔,媽媽也活不久了…」一隻體型稍大的兔子吐出了幾口血。「媽媽!媽媽!」「你不是挺喜歡最近經常在附近騎車的那位小哥嗎…媽媽只能幫到你這裡了…」然後兔子就衝出了馬路。後來,剩下的小兔被一個橙紅色頭髮的年輕人收養了,並改名為兔吉。 「你知道甚麼是活著的感覺嗎?」宮原搖搖頭。「其實在上次之後,我自己也有去騎過車,不小心摔了,整臉都是血,但我的心情前所未有的興奮,因為我覺得很痛,我的心還在跳動,我活著!我喜歡騎單車的感覺,即使摔再多我都不會放棄!」 東卷「盡八,你曾經說過,在沒有我的世界你不可能活得下去,所以要比我早死,但你有想過,沒有你…我一樣活不了啊…稍微等我一下吧,我想我也差不多了咻。」銀髮及腰的老人在墓碑上放下了一束鮮花。 東卷「山頂的景色真好看,真想和別人分享呢…」「很寂寞嗎?」帶著髮箍的男人問。「你將來會遇到一個畢生的對手,在此之前就先忍耐一下吧,一定會相見的。」「嗯,希望吧!」東堂盡八轉過頭來,卻發現剛才那個人不見了。 「所以為甚麼你要讓小福戴貓耳…?」「最近悠人看起了吉蒂貓,壽一跟吉蒂貓一樣喜歡吃蘋果派呢。」「……」「吉蒂貓,很強。」 「荒北,昨天我不在的時候都發生甚麼事了?」「沒甚麼…決定了學園祭的表演項目,小福抽到了話劇睡美…」「不用說睡美人肯定是我這個沉睡森林的美型吧哈哈哈。」「才不會,是真波。」「為甚麼???為甚麼不是我????」「說到睡你肯定及不上真波啊…啊!還有葦木場主動想擔當小矮人,你覺得怎麼樣?」「……我該往哪裡吐糟好…」 東卷「小卷~我們自行車部學園祭表演話劇睡美人,可是睡美人不是我啊,小卷小卷能安慰一下我嗎?」「話劇嗎…我們原本也是想演話劇的…大概咻?」「怎麼回事?」「一年級擬定好表演項目我們再抽籤,抽中了杉元提議的長髮公主。」「欸…總覺得小卷會很適合呢!」「不就是嘛,我覺得巫婆有點帥,很想演呢,可是金城不知為甚麼他們阻止了我,最後就取用了小野田cosplay咖啡廳的提案了。」「小卷要穿女僕裝嗎????去!我要去!」「小野田拜託我設計的衣服我還未想好…不過應該是蜘蛛吧?」 山坂「坂道君,要來我們學園祭嗎?」(真波君難得邀請我,當然去!)「嗯!」…「福富前輩~~我找到王子了~~請讓東堂前輩繼續當巫婆吧啊哈哈~」 東卷「東堂…為甚麼你…」卷島看著東堂半透明的身軀「嗯,終於要到這一刻了。小卷,看到我的髮箍嗎?是白色的喔,死人才會用的顏色。其實在第一次遇見你沒多久,我就死於交通意外了,但是我很想再一次跟你分出勝負,於是求閻王讓我活久一點,現在心願達成了,差不多是時候要說再見…謝謝你小卷,讓我死得沒有遺憾,來生有機會的話再報答你…」東堂的身體像晶體般瓦解了,卷島仰起頭,不讓眼淚流出來。「笨蛋…」後來卷島跟真波等人提起東堂時,他們甚至不知道他是誰,只隱約記得當年有個人跟他們一起在箱根的坡道上飛馳。至於福富等跟東堂同級的人,也感歎起東堂英年早逝。世上唯一對那年IH有完整記憶的人,就只有卷島裕介一個。若干年後卷島還沒物色到生命中的另一半,卻在哥哥的慈善義賣舉行的教堂中遇上一個眼神跟東堂特別像的孤兒,他一見到卷島就指著卷島依然吉丁蟲般的髮色說噁心,雖然很沒禮貌,卷島並沒有生氣,反而笑了一笑,隨手拿起哥哥義賣的飾物「這個髮箍…要戴嗎?」男孩雙眼發光,大力點頭,卷島還暗嘲了一句「好土咻」「…不過我喜歡。」「回家了,盡八。」 東卷「小卷~~這個月我又沒錢吃飯了~~」「誰讓你經常打電話給我咻。」「人家想念小卷啊~~」卷島畢竟是個口硬心軟的人,眼看東堂的零用只有4500円,說著又打了1000円給他,說是卷島包養東堂也沒錯了。「千葉,明天自己騎車來千葉。」「可以嗎!??哇哈哈小卷我來了!!」 其實上面第二段寫的真波…是我…我內心的真實感受,但理想和現實並不一樣昨天不小心摔車了,在醫院縫了五針…不過比起毀容(?)其實我更後悔自己為甚麼下坡時不量力而為推車算,現在被老媽勒令不許再騎單車簡直是我一生的痛…要是我小心一點就好了…當然我覺得要不是因為弱虫我肯定會討厭起單車來,謝謝渡邊大大雖然我爬坡不夠力、又不擅長下坡和轉彎,頂多直路比較好,但我還是好喜歡騎單車T_T 嗚連公路車都沒騎過好遺憾T_T下次有機會私影弱虫的話再偷偷騎吧…我想只騎個十米八米也不是不可以吧…? 最近學業有點忙,暫時不事生產抱歉_

【东卷・新荒】相逢何必曾相识

东堂尽八ⅹ卷岛裕介;新开隼人ⅹ荒北靖友 看标题就知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后续 「你好卷岛,我是荒北靖友…对不起你的电话号码是我从东堂手机那里偷来的…怎么说,因为我觉得有事情一定要跟你商量…」 「哦…你说吧…」 「是这样的,之前午休我听到东堂跟新开那个呆茄说………」 「甚么!?死刑!死刑啊咻!」 「就是啊,真受不了他们,居然还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打起来。」 「可是我觉得…他们也说得没错啊…」 「嗯?这话怎么说?」 「东堂的SEX技巧…真的很不行咻…」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让他的粉丝知道就太好笑了!!!!」 「虽然好像是很怕我会受伤而避重就轻,但是慢成这样根本兴奋不起来啊。」 「这么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吗…新开时而粗暴时而温柔,不过至少看得出是有技术啊…但是新开很重,压得我要断气。」 「还好东堂的身材很标准也很…好看咻。」 「东堂也算了,新开有甚么资格说我们身材差?难道要像他吃成胖子一样?」 「荒北,你BMI多少?」 「19.8。」 「比我还瘦呢咻…」 「怎么可能!?」 「我平日经常吃冰棒,说不定有点关系,荒北你也多吃点。」 「……」 「卷岛,我想问…你平日怎么处理跟东堂的相处问题?」 「相处问题?」 「就是要是他把你冷落了你会怎么办?」 「冷落吗?尽…东堂有时会和女粉丝聊得兴起,我就装作不在意,他见我不呷醋就会回来了咻。」 「可是我装作不在意时那混蛋兔痴就会专注喂兔吉干。」 「啊荒北你等等小野田在叫我。」 「回来了,小野田说在秋叶原找到个跟我还有今泉发型很像的假发,觉得很帅就买了。」 「…你该不会在想和我想的一样吧?」 「嗯?」 「不如我们找天周末交换身份捉弄他们两个。」 「哈,好主意咻。」 「啊小福叫我练习了,下次再聊吧。卷岛你真是个有趣的人呢,怪不得东堂会喜欢你。」 「这样说我会害羞的咻…嗯,东堂再有甚么异常的地方就告诉我咻。再见。」 「真波我怎么打不通小卷的电话啊一直都通话中难道小卷外遇了吗快拨给眼镜君啊要是小卷出事了我也不想活了——」 「东堂前辈好烦啊不就被甩了吗´◕▽◕`」 「啊—————————」 END =================================题外话,荒北在翻东堂电话簿时原本想打ま行找卷岛的号码,结果在常用联络人最顶的位置就是巻ちゃん,通话次数还是突破天际的高…荒北的BMI是真的,然后我顺手计了计田所和泉田的BMI…居然是正常范围内…小单车这片子太不科学了… 大概不会再写后续,一想到大家都写得很长才占个TAG就很惭愧,这种不入流的对白流…不过纯对白也有难处,不能中途插入心理和动作描写那么兀突,写得不到位的地方就请大家原谅了比起新开和东堂那两个逗逼,下睫毛闺蜜组好难写啊没梗了TAT 最后艾特 @鲸盐盐 ,要是后续写得太差还不如不写我也只好跳海去了 。゚(゚´Д`゚)゜。 關於假髮那邊…我無聊畫了http://afyum.lofter.com/post/210dcd_270573a

【东卷・新荒】同是天涯沦落人

东堂尽八ⅹ卷岛裕介;新开隼人ⅹ荒北靖友 卷岛和荒北都没有出现 「昨晚…还好吗?」 「啊嗯,被你发现了呢。」 「当然啊,那杀猪般的惨叫声,温柔一点吧。」 「没办法啊靖友太可爱了。」 「唉。」 「怎么了?」 「小卷一直都忍耐着不发声,虽然很可爱但我都开始质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 「振作点,也许裕介不想你担心。」 「不许叫他裕介。」 「难道要我叫他小卷?」 「也不行,除了我之外其它人不许叫他小卷。」 「真是麻烦呢…说起来我的腰有点痛。」 「你肾亏吗?」 「不,靖友太瘦了,骨头刺得我很痛。」 「啊这个我懂,小卷也是这样。」 「真想塞他吃多点能量棒,还是胖一点好。」 「我还以为你每晚都让他吃能♂量♂棒。」 「开黄腔不好喔尽八。」 「……」 「在看甚么?」 「昨晚的照片。」 「我也有拍!?唔…看我家小卷的睡相多可爱。」 「下睫毛真长呢。」 「荒北不也是吗?」 「等等你该不会也看上靖友吧!?」 「怎么可能,我是喜欢上天赐予我这个一生的对手,无论下睫毛长不长我都喜欢他……嗯?荒北抱着兔吉的照片?」 「嗯是的,最喜欢的荒北和最喜欢的兔吉。」 「你这样说兔吉会嫉妒的。」 「下次我会注意一下。」 「所以说为甚么抱着兔吉时的脸也那么凶?」 「卷岛君不也整天愁眉苦脸吗?」 「欠揍吗你?」 「先撩者贱…来就来啊…」 「你们都很强。」 福富对着打架打到要去医院包扎的新开和东堂说。 TBC ================================= 本来只是在手机上无聊打的东西…但是手机坏了手机坏了手机坏了,放在LFT备份一下 月尾才来坏手机 ;口; 国庆假再换吧没钱…这几天先用着神器3310…

【东卷】异床同梦

東堂盡八x卷島裕介 因為還沒有空聽BD10的mini drama所以不是同一個故事,東堂旅館配置也跟劇場版有出入 好像有肉…好像… 兩人互相對望了很久,一聲不發,尷尷尬尬的。 卷島很想說些甚麼,但自己又不擅長說話,就這樣緊扯著被子,斜眼望著東堂。 東堂也被望得有點不好意思,平日一說話就停不下的自己不知到哪裡去了。 「小卷…睡吧…」 「哦…嗯…」於是東堂就把床頭燈關了。 東堂確認了隔壁床墊上的卷島呼嚕呼嚕睡著了後,躡手躡腳拉開了房間的門爬了出去。 事情得從二小時前說起。 卷島不是第一次來東堂旅館,差別在於自己是住在前舖還是後居。 今次他作為東堂家客人身份,住到了東堂家中。 雖然有詢問過東堂的父母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不過基於不可能勞煩客人的原則,還連帶東堂也被父母強制休假,交待他好好招呼卷島這個朋友。 他們在溫泉旅館玩了一整晚,出了一身汗,東堂就讓卷島先去洗澡。 卷島在東堂家的浴缸裡浸著,想東想西,有點緊張。因為東堂家的房間不足夠,自己也不好意思住在旅館的地方,只能睡在東堂的房間裡。 即使不是同床共枕,還是很不知所措。 他在想東堂會不會對他出手?要是亂來的話會很痛嗎?他好像說過自己還是DT吧? 東堂這個人平日雖然很細心,連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會管,煩得像老媽一樣,但衝動起來還是像個白痴一樣,已經不記得有多少次和他的後輩真波一起騎單車過來千葉了,有點可愛。 卷島翻起了浴室的櫃子,找到了半枝用剩的KY Jelly。有點對不起東堂的家人,不過為了自己的安危,還是打開蓋子塗了一點在手指上借用一下。 他左手撐著浴缸邊,抬起臀部,把中指和無名指伸進私處中,沒有太多色情的意味,單純為了擴張而抽插著手指。 「啊…嗯…嗯…盡八……」 努力的不碰到自己的敏感處,即使慢慢來潤滑擴張也抑制不了異物帶來的痛感,卷島咬著嘴唇,盡量不發出聲音,但忍耐力有限,他是個很怕痛的人。如無意外東堂的家人還在外面工作,暫時不會在附近出現,不過難保會有突發情況,若是被他們聽到就不妙了。 浴室很靜,令異樣的水聲格外明顯,回聲令到卷島很靦腆,想盡快結束,奈何一加快速度只會令自己更難受、更難忍著聲音。 雙指感受到內壁都充滿著水份,才把手指拔出來。卷島趕緊用洗手液清潔自己的手指,抬頭望著鏡中的自己,臉紅得像被煮熟了一樣,幸好剛洗完澡還能暪過去。 自己的魅力…應該不差吧? 回到房間,卷島一邊用毛巾擦著頭髮,東堂就靠了過來。 「小卷好像很香似的…」 卷島一腳踢開了東堂。 「不就是你家的入浴劑咻…全身都是汗別靠過來,快點去洗澡。」 然後東堂就一蹦一跳的捧著衣服去浴室了。 「你再靠過來我會把持不住啊咻…」 卷島翻著翻著寫真集,東堂就回來了。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東堂也收起了平日吵鬧的本性。 「呼…」 東堂關了廁所門,低頭看著自己已經抬起了頭的下身。 小卷現在穿著自家旅館的浴衣真的好可愛啊怎麼忍得了!但是他才第一次住在自己房間我難道要對他出手嗎太沒禮貌了,不想讓小卷有不好的回憶。 明明美食當前,卻可遠觀不可褻玩,東堂實在憋得難受。 他雙手握著硬透了的部份,不停上下擼動。腦海一邊想著扯開了浴衣露出肩膀的卷島跨坐在自己身上,濕潤的雙眼半開半合俯視著自己,眉毛比平日彎得更低,因為享受而吐出呻吟聲,卻又因為性%欲的快感和痛感緊抓著自己的背。 最終原本是留給卷島的白濁半固態射在自己手上,東堂沒等它液化就用紙巾擦走。 洗過手後還隱約有一陣栗子花味道。 東堂再一次打開了自己的房門,確認卷島還在沉睡中,才安心爬回自己的床睡了。 END ================================== 別打我233333(光速逃跑 我超級想看小野田睡在隔壁睡夢中還念著公主,然後東堂硬是要和卷島啪啪啪的羞恥play啊誰來餵我(咬紙巾 順便科普一下BL常識吧…因為肛%門原來作用並不是性%交,所以不用tao的話很容易會細菌感染,而凡士林、BB油等油性產品是絕對不能夠作為潤滑使用,因為tao的原料是乳膠,乳膠會被多數油脂和礦物油破壞(蓖麻油是唯一不會破壞乳膠的油,但是不便宜又有副作用),油性產品會把tao腐蝕融化然後失效(BG的話不用tao+不怕凡士林刺激到皮膚+不怕很難清潔你可以試試…) 所以寫的時候很糾結,要知道東堂家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出現水性潤滑劑…(雖然我覺得姊姊是個會帶男朋友回家的人),然後在推上見到這麼一條「今までに見たBL(商業誌)作品で実際に使われた潤滑油一覧/正しい系:軟膏、ローション/まあ許容範囲かな系:オリーブオイル(その他油系)、蜂蜜、唾液/体に悪そう系:ボディーソープ、石油、灯油/二次元だから許されるんだよ系:ワイン(その他酒類)、精液、尿、嘔吐物、血/無理だろ系:豆腐 [via LTtrance] 」笑死我了石油wwwwwwww有念過化學的人都見識過石油有多稠啊怎麼用wwwwww蜂蜜也是很不科學啊,埃及妖后還用它加熱來脫毛啊你確定快速摩擦溫度上升後不會把皮膚扯破??當然小心ローション(Lotion)也是油性不能用的(…)軟膏還是看類型吧,肥皂的話是石油副產品…(眼神死)反而がまん汁還有點可能…最後我放棄了KY就KY吧…不潤滑的話會肛裂出血的(並非藥膏能夠醫治要做手術,小則大便失禁,大則發炎死亡),非性%交使用的肛%門不能像女性的O一樣身體自動分秘潤滑液,沒有腸液這回事醒醒吧,腸液只是方便你排泄,除非身體機能出事了才會量多到足夠啪啪啪用的另外也提醒一下,G%點不是凹下也不是凸起哪有這麼容易找到…三次元真實情況有可能H完也找不到…不過男性有固定的位置,前列線後面啦…(但不代表不難找) 最近失去了打長文的技能(沮喪)一定是挖坑太多的關係/口\ 昨天翻雜誌看到柿子和森久保桑的訪談激動得我淚流滿面TAT 順便就掃了→@ 詳細內收啦不過這家雜誌翻譯真的很奇怪…

【东卷】东堂尽八的忧郁

东堂尽八ⅹ卷岛裕介,微山坂注意 凉宫paro,没看过的人也许会看不明 卷岛视觉 刷牙,洗澡,吹头,戴上睡帽睡觉…我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明天还要继续进行平常的后门坡练习。 虽然我的生活如此平凡,但我附近尽是些不正常的人,未来人、外星人、超能力者甚至「神」都习中在我周围,而且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知道这事。 正当我睡得正好,枕头边的电话突然响了,每天早上东堂都会定时morning call我,所以听到电话声的时候很自然就醒来了,但我明明记得自己才睡了没多久。 「小卷~醒来啊!」 对方电话的拥有人就在我旁边蹲着,恐怕是叫我不醒来才拨电话的。 仔细看清楚,这里虽然有来过,但是并不太熟悉。 对,是私立箱根学园的自行车部,不过天空灰蒙蒙一片,世界只剩下寂静和昏暗,按照真波一行人的说法就是闭锁空间吧。 「小卷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然后发现你也在身边。虽然小卷的睡相很可爱,不过这里太可疑了我只好忍心唤醒你。这是甚么回事?为甚么我们会在这里?」 「东堂,有见到真波吗?」 「没有啊…话说小卷甚么时候和真波熟了?有我在身边还不够吗?」 「没甚么…」 我随便胡弄过去。如果是闭锁空间,照计应该会见到真波和机关的人在跟发光的巨人战斗才对啊。 东堂拖着我的手,说要带我去见识他平日训练的路。 不过在我们踏出校门的一瞬间,却被一道透明且有弹性的墙壁挡住。 「这是甚么?」 「我们被封在这里了咻…」 东堂拿出了他的电话,企图拨给荒北他们,不过失败了。 「不行啊…我唯一能打通的只有小卷的电话…」 东堂打开了箱学自行车部室的门,泡了杯茶给我,茶很香,比平日田所乱泡的好上几百倍,真不愧是旅馆的儿子。 「小卷,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一下。」 明明就是你搞出来的祸咻… 他把我丢下之后,窗外突然出现了一颗乒乓球大小的红色发光物体,球体上有根呆毛,慢慢球体就扭曲成一个人形飘浮在空中,不过只有发光的人形,看不见五官。 「真波…?」 「啊哈哈是的,事出突然我没时间解释了,开门见山说吧。如果是普通的闭锁空间,我随便张开翼就能飞进来了,但今次情况有点特殊,我无法维持正常形态出现在你面前,而且还得让同伴帮忙才进得来,我们的力量正一步一步消失,看我头顶的呆毛逐渐衰弱就清楚了。」 「现在…该不会只剩下我和东堂吧咻?」 「没错,就是说我们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东堂前辈已经厌倦了没有卷岛前辈在箱学的现实世界,决定创造出一个新世界。」 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理由要重塑世界? 「说白一点,卷岛前辈和东堂前辈已经完全消失于现实世界了,这个世界是东堂前辈构成的新世界,之前的闭锁空间恐怕是创造新世界前的预习。」 「那为甚么我也会在这里…」 「当然是因为卷岛前辈是他一辈子的对手啊,你是他唯一想在一起的人。」 真波的光线愈来愈暗,呆毛也软下来。 「我快到极限了…这样也好,终于没人阻挡我和坂道君在一起了。到时这里就会变成真实世界,我们那边才算闭锁空间,不过只要能和坂道君一起爬坡就甚么都没所谓了。」 「没法回去原来的世界吗?」 「只要东堂前辈愿意,或许还有可能。还没机会跟卷岛前辈好好比赛真的很遗憾,毕竟是坂道君最尊敬的前辈…啊,差点忘了福富前辈有要我转达的话,他叫你『打开计算机』。」 真波的发光人形完全瓦解了。 我对福富这个人不是很熟悉,虽然他有伤害过金城,但事后有好好跟金城道歉,金城也原谅他了,这个人该能够信任吧? 遵照了他交代按下了计算机开关,屏幕还是一片漆黑,只不过左上角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标不停闪烁着,接着光标前逐个平假名出现了。 JUICHI.F能看到吗? 我敲起了键盘回答。 『嗯。』 JUICHI.F我跟你那边的世界还没完全断绝联络,不过这是迟早的问题。如果真是这样,这是我们最后的对话。 也许还是第一次。 『我该怎么办咻?』 JUICHI.F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很强。 是金城认可的对手,应是没错咻?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JUICHI.F我很期待能看到下一次你们IH的表演,你得好好训练小野田同学…不过当然王者只能是我们箱学,因为我们很强。 白色的文字逐渐变灰,看来通讯快要断了,福富打出了最后几个字。 JUICHI.Fsleeping beauty 沉睡森林的美型?这不是那家伙的名字吗?甚么意思? 东堂回来了,就是那个自称沉睡森林的美型的人。 蓝色的光从窗外透了进来,一个发光的巨人就在放置公路车的地方大肆破坏,湖水绿色的Bianchi被踩扁了,真为荒北感到心痛。 东堂拉起了我的手使劲狂奔,在箱学大得夸张的校园里转了一个又一个圈。 即使到了天台也没有用,神人向我们靠近中。 「东堂…怎么办好…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啊…」 「我可不这样认为呢。只要有小卷在,无论哪个世界都好,我们可以一起爬坡就是最幸福的事。」 「你忍心丢下你的队友们吗咻?」 「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有小卷你在。」 「可是我想回到原来的世界!」 东堂被我突然大声说话吓了一吓。 「虽然我没办法像你这样擅长交际,但我很喜欢原来的生活。那里有我的好队友金城和田所,还有摸不透的后辈小野田,今泉、鸣子、手嶋、青八木、古贺他们都在那里…最重要是那里有我和你的回忆,每一次爬坡我都…很开心…」 没有镜子但我肯定自己的脸已经红透了,如果能够在原来的世界醒来我希望东堂只会认为这是梦境,我不希望他记得我这样的脸。 对于我来说东堂就是东堂,用他的说法就是一辈子的对手,绝不是甚么「进化的可能性」、「时间的歪曲」、还是甚么「神」,顶多只是山神。 想起了之前小野田对我说今后遇到甚么困难,都希望我想起《恋☆公主.毒苹果事件》的剧情,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慨是指白雪公主吧?再加上福富提到的sleepingbeauty…睡美人、白雪公主、睡美人、白雪公主、睡美人、白雪公主…两者的共通点不就是…? 「东堂,你之前在温泉绑的小辫子有点好看…」 「当然啊,神明可是赐予我三件……唔…」 我没让东堂继续说下去,强行堵上了他的嘴,希望他不要再嫌弃我接吻技术太烂。 我突然失去了平衡往下坠,我用手撑起身子,柔和的黄光照到我的眼睛,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很熟悉,这是我的房间。 这一定是梦。 不过墙上的挂钟告诉我,现在还是深夜凌晨。 还是睡吧,睡眠不足会令皮肤变差。 翌日清晨照旧收到东堂的morning call,不同的是他在挂电话后传了自己一张绑着小马尾的自拍,下面还问『帅吗?』。 『怎么可能咻。』 END ================================ 第一人称的卷岛有点失控了抱歉(土下座 )雖然不擅长说话但內心會会想很多事的小卷?说不定成为sleeping beauty的条件就是发箍呢www关于睡美人这梗…我还想玩如月千早的眠り姫呢,真的很好听,IM@S大法好啊绝对比LL好多了(叛徒)不过懒如我应该也是(ry

【新荒】Blue Moon

新開隼人ⅹ荒北靖友(♀) 荒北單方性轉雷注意,OOC 爛尾 夏天又悶熱又潮濕的天氣,讓人感到很煩躁。荒北靖子這幾天的心情就特別差。女子自行車部的她平日訓練量絕對不會比男子組少,然而她今天卻大字型躺在醫療室裡一動不動,享受著空調。熱死,整個人都在發燙。新開從女粉絲網絡龐大的東堂口中得知靖荒北今天蹺掉了部活。荒北原本就是個不受女生歡迎的涉谷系辣妹,要不是福富要求東堂管制一下旗下粉絲別讓其他人對荒北出手,荒北真是被人打死了也不會有人知道。課外活動結束後,新開到醫療室找荒北。已經過了放學時間,連保健老師都只顧下班,沒盡責檢查還否有人在。現在醫療室只剩下新開和荒北兩個人。荒北睡得很熟,閉著眼不嘮叨人的荒北很好看,雖然經常日曬訓練但臉還是白得像陶瓷一樣,彷彿輕碰也會碎掉,下眼睫毛很長,閉起眼就看得更清楚。不過她睡姿並不好,曾經長期燙染受損的長髮散開,兩根蔥白的大腿一隻竪起在床上、一隻隨意擺放在床邊懸空著,肌肉長得很均勻,沒有影響到女性的線條美。新開畢竟是個正值青春期的正常男高中生,看到這種場景不禁吞了一下口水。他終於想起他來這裡是為了叫醒荒北。「靖子,快醒啊,晚飯時間要到了。」新開拍了拍她的肩膀,他已經餓得忍不住先吃起能量棒來。「唔...」荒北不太願意醒來,甚至有點起床氣。「幫我跟小福說一聲,飯我不吃了,好累...喂你在幹甚麼?」「靖子的大腿好像很好吃…」新開依從本能咬了下去。滾開啊呆茄——荒北本來想這樣說,但是她熱得心情太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了甚麼。「要做嗎?新開。」 End ============================= 簡單來說就是我一個星期前將自己的生理痛楚發泄在荒北身上,躺在床上用手機打就比較短了…嗯上面的靖子是生理期沒錯 但是拖延症之下過了幾天就完全沒有那個痛到生きてる的心情不想繼續寫,只好把肉砍掉了(喂) 好吧劇透一點… 最初新開還能忍得住不出手,怕傷害到靖子,不過靖子說到哪有辣妹還是處就不小心開啟了箱根直線鬼的開關,事後看到床單有血新開就後悔了,靖子說沒事只是她剛好那個來了(其實她本來還真是處啊騙了新開而已),然後勇敢的少年快去洗床單吧別讓校方知道,壽一和東堂很擔心他們沒吃飯行不行(X 啊順帶一提Blue Moon是指不常發生的事情,moon字這裡語帶雙關啦(ry)水樹奈奈有首歌也叫Blue Moon很好聽,沒記錯是守護甜心的歌

【东卷】情景假设

东堂尽八ⅹ卷岛裕介,恋人前提设定 318话卷岛回国捏他 4个不同平行世界的段子 α 卷岛回来当天喝了很多酒,喝得烂醉酩酊。 在意识模糊中,他不小心按到电话簿中最常联络的那个电话。 东堂半夜接到卷岛的电话,又兴奋又惶恐。 来电显示是卷岛在日本的电话号码,虽然东堂对卷岛主动打电话给他和他现在人在日本这件事感到很高兴,但电话里的卷岛一声不吭令东堂很害怕他是不是出了甚么意外。 东堂迫不及待骑上Ridley,想赶紧前往卷岛的身边。 连续不断骑了五、六小时,掏出卷岛离开日本前配给他的备用钥匙——他偶尔会到卷岛家坐坐感受他生活过的气息,不过卷岛本来只是希望自己不在家时有人能帮忙看家。 只见卷岛瑟缩在沙发上,茶几上堆满了空的啤酒罐。 他的脸很红,半张半合的嘴让人很想亲下去,而东堂真的就这样做了。 卷岛挣扎了一下就睁开了眼,但醉意还未解。 「东堂…?你是东堂吗?」 他眼中就只有看到面前有个戴着发箍黑色头发的人,糊成一团他不肯定是不是东堂。 东堂抓紧了卷岛的手。 「小卷我是东堂啊,怎么了?为甚么喝得那么醉?甚么时候回来的为甚么不告诉我?」 卷岛伏在东堂胸前,不想让东堂看见自己现在的脸,然后东堂感觉自己的T-shirt湿了一大片,看见他这样的东堂不打算再过问,卷岛想说的自己会说。 过了很久,卷岛才开始说话。 「老师…老师…说我…没有…嗝…才能……嗝…但是哥哥…对我…一直…嗝…我…我…不想…回去了…嗝…救我…」 东堂心想小卷现在一定很难受,他知道卷岛有多喜欢时装设计,也知道他被哥哥付予很大期望,但他不懂安慰的说话,因为连他也不能理解卷岛的风格。 「觉得痛苦就别再勉强了,回来日本吧,我不想看到你难过…对呢小卷要来我家打工转换一下心情吗?」 卷岛没有回答,滑在东堂大腿上又睡着了。 β 「果然在日本一定要泡温泉咻。」 从英国回来放暑假的卷岛如是说道。 「是啊,你喜欢的话我可以让你每天都泡。」 东堂为了招呼卷岛,特意跟姊姊请了一天假。两个人泡在旅馆内的独立温泉,有点挤但卷岛并不讨厌。 「说甚么傻话啊…明天我就得回去英国了。」 东堂抱着卷岛的腰,一脸想哭的样子望着卷岛。 「不要!」 「之前我以为三年很快过,结果才一年我就难受得要命,每天都想打电话给你又怕妨碍你休息,放假时又不能跟你一起爬坡,我简直每分每秒都想骑上自行车骑到去伦敦找你!虽然这样说好像很自私,不过时装设计不是到处都能念吗?回日本好吗…」 东堂的声音有点沙哑,忍了一年的话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失去过才懂得珍惜,东堂是感受到了。 卷岛抓了抓头,又看看自己身下的东堂。 「那个…嗯…导师好像满欣赏我的…我大概能提前修完学分回来的…所以再忍耐一下吧咻…」 「真的?」 卷岛别过头,不敢直视东堂发光的双眼。 「嗯…」 γ 『东堂,哟。』 『小卷!!!?难得小卷主动打电话给我呢,有甚么事?』 『东堂…我能在你家寄住几天吗?』 『可以啊…咦等等小卷你刚才说甚么?来我家住?真的?』 『其实是我不在日本的时候把房子租给别人住了…刚回到日本,现在没地方住…所以…』 『小卷你现在在哪里?』 『成田机场咻。』 『我现在就去接你!很快!你等着我!』 『不用了咻……啧,已经挂了吗?』 本来卷岛想先自己回总北自行车竞技部放下行李再去支持小野田他们,不过飞机延误了6小时,他现在必须先赶去日光市。 JR路上东堂一直想着要怎么招呼卷岛好。 「小卷说是来我家住…不是来旅馆啊…家里的话没空房间呢,难道我终于能跟小卷一起睡!?虽然主动诱惑我的小卷也很可爱,不过未结婚之前就一起睡好像不是太好吧……」 乘了两小时车,东堂终于到了成田机场。 『小卷~我到成田了,你在哪?』 『栃木咻。』 『欸?』 『就说不用来接我咻…啊刚刚你的后辈真波经过了,真是的小野田落后在哪里啊咻…』 『小卷你在看IH吗??』 『当然啊。』 『我现在就赶过来——』 δ 「好久不见,东堂。」 当身穿工作服的东堂看见原本应该在英国的卷岛出现在自己店里,吓得把手中的木盆都掉在地上,然后又冷静下来。 「小卷,是不是太想念我的脸所以提早回来了?」 「是啊,东堂快跟我结婚咻!」 东堂心想这才不是小卷啊我的小卷哪有这么率直! 「说,你是哪里来的冒牌货?」 他马上捧起卷岛的脸,想找出人皮面具的接合位。 「搞甚么啊咻…我是你的裕介啊…」 害东堂差点想吐血,小卷甚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我呢…在英国接触了很多不同文化的人,我的价值观似乎有点改变了。在英国同性恋是一件很平凡的事,同性之间也可以结婚,所以尽八,我们结婚吧。」 等等虽然小卷跟自己提出结婚一事可遇不可求,但是这样的小卷还是小卷吗?而且让小卷来求也太随便了怎么能接受?父母那边很难搞定啊,小卷的父母是洋派应该没问题,但自己是唯一的儿子啊如果姊姊可以帮忙就好了… 「说笑的咻。」 「哦哦…」 东堂实在不懂这些外国式幽默。 ============================== 虽然,正常来说小卷只是暑假回来日本顺便看看IH支持总北他们www在319之前让我先妄想一下其它可能性www(等着被官方打脸)另外空难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是一部运动漫画,连最危险的网球运动也未曾出现过死人…单车又怎么可能呢?(安心)渡边大大是没理由弄死一个角色的。而我作为一个二次创作者亦坚决不无缘无故写死角色,除了死这种cliché的题材外难道就写不了虐?活着虐的比死着虐更虐吧? 啊,还有小卷念时装设计是捏造的因为卷岛的哥哥是在英国当时装设计师,哥哥有说过卷岛的品味在英国或许可行,所以有时会请他帮忙(来源:签名会上的情报)写的时候一边看资料怕写错…然后在家不停尖叫到失控喉咙都干掉(即使只是搜寻神奈川到千叶的路程…)不过一个人爬坡真的好寂寞_(:з」∠)_ 没朋友没朋友没朋友_(:з」∠)_

【东卷】缘(下)

东堂尽八ⅹ蜘蛛精卷岛裕介,OOC有 前篇:http://afyum.lofter.com/post/210dcd_1a52d6a 对日本文化不太清楚,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BGM是爱债几时还(别闹 后来东堂再去的时候,路一点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彷佛只是自己发了一场太过真实的梦。 东堂没有放弃过,年年岁岁朝朝暮暮一有时间就会寻找卷岛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很多人都笑他傻,说他虚耗光阴,东堂只是笑了一笑,说你不懂。 为甚么值得为一面之缘的人花那么多时间,东堂自己也不知道。 他觉得卷岛灰蓝色的眼睛下只有无比的空虚,他想拯救他,他难以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够孤独生存这么长时间,或许自己能让他不再寂寞。 东堂家族前几代出现过阴阳师,学法术的资质他不是完全没有。卷岛算是年轻的妖怪,妖术不是很强,要是能以法术破了他的结界,说不定就能很快找到他。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此时东堂已经学有所成,东堂对寻找卷岛此事依然孜孜不倦。 东堂在家的后院画了一个法术阵,找来一个盛满水的银盘,用鱼丝将一只黑寡妇的尸体吊进了水中央,喃喃念起了咒语,接着水中卷起了旋涡,一条光柱直冲云宵,一时间风起云涌。这是东堂第一次作大法,差点就站不住脚。 待一切都平静之后,水面标示出卷岛的位置。 「找到你了。」 卷岛的房子里突然出现了龙卷风,奇怪的是一点风声都没有。 「咳咳…」 卷岛拨开了自己织成的蜘蛛丝,看看究竟是甚么回事。 凡是有才能者,不论是法术、妖术还是魔术,一定会有他个人的气场,能力愈大气场愈强。 风暴还未散开,卷岛就只能靠气场认人。 「山神大人,今个月我有好好缴保护费啊,怎么又来了咻?」 「不好意思,山神换人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卷岛不认得这个人的声线,但语气很熟悉,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一个人不断说话。 「…还记得我吗?小卷。」 卷岛现在的心情有如潮水撞击礁石般起伏,他没有忘记过眼前这个人,那句话一直在他脑海像梦魇一样挥之不去。 我不寂寞啊,因为我不知寂寞是甚么——这是当下卷岛的想法。 但自从东堂走了后,卷岛才知甚么叫孤单甚么叫寂寞……既然不得不离开就别关心我。拥有过,才知甚么是失去。 他以为时间能冲淡一切,没想到突然又让他记起所有的事。人的生命很短,而神佛妖则长生不老,再过几十年那个曾经存在过的人就会死亡,在卷岛漫长的生命中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此人却换了一个身份出现。 「小卷有没有想念我啊?因为我很想念小卷所以小卷肯定也是在想念我。」 声音因为变声而变得低沉,不过比起卷岛原本的声线还是要高几个八度。 在卷岛的记忆中东堂的确被美化了,相隔多年才记起他是多么的烦人,但卷岛不讨厌。 云雾渐散,那身黑色的居家和服已经褪色了,卷岛的脸容却不曾衰老过。 「没有咻。」 很多时卷岛都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说话不知不觉间变得不坦率。 「好过份呢小卷!难得我为了你不管路途多么崎岖还努力修练成神欸。当然世上没有任何事能难得到我东堂尽八,上天可是赐予我三物,不仅会法术又能言善道再加上美型这三项优势…」 卷岛开始入定,东堂实在太烦。 「知道我成为神的意义在哪里吗?神拥有的是与天地日月同寿的岁数,这样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你身边了!」 卷岛把脸侧过一边,长浏海档着了他微红的脸。 「尽八,清醒一点…你是神,我是妖啊…」 卷岛的八字眉皱得更明显了。 真是的,为甚么可以为了我这只丑陋的蜘蛛精做到这个地步…成为神啊,这不是比登天还难吗?还要舍弃自己在人间的所有财产,家人对你的回忆也会通通忘记,就是为了我一个…值得吗? 「所以说,成为我的神使吧!」 世界彷佛突然停止了转动一样。 这个人到底在想甚么? 卷岛还是摇了摇头。 「都说我是只害人成性的蜘蛛精,和服上的黑都是血染成的,怎么配不上清净无瑕的山神大人啊!?你想你这个新任山神名声毁于一旦吗??再加上…」 「我离不开这里。」 不是不能,是不想。 田所始终元气伤得太紧要,即使日服人心亦难以维持肉身,没过几年就天人五衰,堕进六道轮回中。卷岛为此感到自责,他对自己亲生父母没甚么感觉,反而觉得他们是咎由自取,但与田所相处了一甲子的时间,除了养育之恩外更多是感激之情,也有愧疚因为自己的原故而令田所不能了结心愿。未能报答田所的恩情,卷岛就后悔当初为甚么不努力一点,让田所再活久一点也好。 田所离开后,卷岛就把自己封闭起来,筑起一个又一个的蜘蛛网。阳气他可以不吸,大不了就不能外出。连唯一的亲人都不在了,卷岛活着还有甚么意思,这令他更明白甚么是东堂口中寂寞的滋味。 离开这里自己还有容身之所吗?卷岛想大概不会有人能将他的蜘蛛网再次打开。 东堂听不入耳,把卷岛的衣领扯过来自己面前,在他的嘴唇上轻吻了一口。 突然的急煞车。 「好了你说甚么也没用,我不管你是蜘蛛精还是甚么,我亦不管别人怎么看,小卷就是小卷,神使契约已经定立,你反悔也没用。」 卷岛下意识用衣袖擦了擦嘴唇。 「没办法呢咻…做好觉悟吧尽八。知道黑寡妇是怎样生存吗?定立契约后说不定我会把你吃掉呢…」 「没问题的!我相信小卷!」 及后没有人知道山神和神使的去向。 很多很多年之后,在某座山上,有一座小神社,供奉着一个神明,和伴随他左右不离不弃的神使。 END ================================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XDDD终于把一时间的脑洞解决了!虽然看起来好像是烂尾一样,但一切都是我最初最初的时候就希望这样写的,希望大家别嫌弃m(_~_)m(最初想隐藏的地方就是东堂会成为山神…) 关于标题…只能说是我野性的直觉了www本来想多加几句让文章看起来别那么离题,不过我已经(不小心)很偏心写了很多小卷所以就随他去吧…「缘」字可引申为二人的结缘(试想想东堂刚好撞见小卷又刚好有学法术的潜质真的不容易,除了缘份还是甚么?),也可以是蜘蛛丝,人的缘份像蜘蛛网一样错纵复杂却乱中有序嘛,该来的总会来原作中东堂遇上卷岛这个一辈子的对手也是不容易,这就是缘份XDDD原谅我最后还是不能把他们写得平起平座,对手即是对等的关系…但神明和神使就是上下级关系(虽然东堂毫不在意) 嘛之后他们…大概是山神一边用法力守护着山附近的居民,一边和小卷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吧(X)小卷也是过了很久(请以神明的年龄计算)才能由纯粹上司与下属关系,变完全为接受东堂这个新的容身之处与他互相信任,东堂辛苦了我明白你焦急的心情(拍肩)

【东卷】缘(上)

东堂尽八ⅹ蜘蛛精卷岛裕介,OOC有 虽然说是蜘蛛精但有点借用了倩女幽魂的设定,还有其它故事混了进去 对日本文化不太清楚,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以及…田所对不起(土下座) 顺带一提写作用BGM是怪物王女OST(明明写东洋妖怪却用西洋怪物的音乐…) 小时候东堂很喜欢到处探险。 今天他就在丛林间发现了一条小径,天天在这处跑的他,肯定之前从不出现过这条路。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东堂决定去探个究竟。 东堂小心扶着树干,沿着狭窄的小路穿了过去。 路的尽头是清澈见底的湖,湖的对面站着个人的背影,蒙眬中只见那人撑着红色纸伞,穿着一身红红绿绿的和服,那人回过头来,鲜红的嘴唇恰到好处,不过伞仍然挡着了大半的脸。 东堂被那人吸引住了,他直觉那一定是位美人,他想看得更清楚,于是脱去上衣,游过了对岸。 上岸后,伊人却不见了。 东堂见天色也不早,原路回去可能赶不及太阳下山前回家,刚好附近有间小屋,他敲一敲门,没人回应,把门推开,倒也不残旧,不过屋里都是蜘蛛网。 「不好意思打扰了!」循例东堂也要打句招呼,天晓得这里会不会是某些看不见的东西的住所。 卷岛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的长发,用发朁绾成一个髻子。 心想着再不带吃的给小田所又会被责骂吧。 用朱砂把眼线和腮颊画好,像极了一个女人——是的,他是一个男人。 卷岛母亲在怀上他前不小心吃了熊妖田所田里种的莴苣,作为赔偿,熊妖要母亲下一个产下的女儿。到小卷岛满月时,熊妖过于匆忙,看见下眼睫毛特别长就认定是女孩子抱走了。 田所把整只黑寡妇尸体磨粉,混进妖气开成水灌进小卷岛的嘴巴中,好养成一只蜘蛛精。一剎那间,小卷岛绿色的头发上扩散开几抹象征黑寡妇斑记的红色。 一直到小卷岛尿床了,田所把裹在他身上的布翻开,才发现是个带把子的。 蜘蛛蛊得来不易,都进孩子的体里还怎么拿出来?田所本来是想养个小媳妇好好过余下的日子,却原来是个男的他不好这口啊。 元气大伤的他已经无力挣扎,小孩子长大所需的时间对于妖怪来说只是一下子的事,让他长大回报自己算了。 把卷岛像女孩子般带大是为了不负蜘蛛精会美人计此名,但是因为田所一直都在唠叨自己当年多么疏忽大意,卷岛也就分得清楚自己始终是个男的。 东堂把和室的隔扇一扇一扇拉开,直到他见到一扇隔扇上有人的剪影。 那瘦削的身板显然是今天的那个人。 卷岛对于有猎物自己找上门早已见惯不怪,懒懒闲的继续打理自己的仪容。 东堂礼貌的告诉卷岛自己的难处并希望借宿一宵,隔着扇门的卷岛的只让他自便。 「那个…我今天见过你。」 卷岛没有理会,可以的话他会尽量避免说话。 「能让我再见你一次吗?」 「可以喔。」 东堂听起来那个人的声音有点沙哑,像是硬挤出来的假音。 只见那个人正座跪地,拉开了隔扇。那人头发是绿色的,有几株是红色的,吉丁虫般的颜色,像蔓珠沙华一样神秘莫测,那人低下头,苍白的肤色不像是脂粉修饰而成,过长的假睫毛根根分明,左眼下和嘴角的痣特别性感,慢慢抬起头睁开眼的瞬间,东堂的魂魄简直被摄了进去。 双方都不约而同惊讶起来。 东堂是惊艳卷岛的美貌,卷岛则是对东堂只是个小孩子感到震惊。 单纯透过镜子看到隔扇后拉长了的影子,其实判辨不到一个人的身高。 对着一个小孩子,卷岛无法做出平日对客人勾引的举动,东堂甚至连第二性征都未开始出现,又怎会对他有反应。 不过对小孩子来说,美的定义很简单。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大美人呢!」 卷岛吓得赶紧把隔扇关上了。 「请你快走吧!」 「可是外面都天黑了,我走不到啊。」 「让我多看你几眼!难道你不觉得你的美貌正好和我这个美形配搭得天衣无缝吗?」 这是哪来的厚脸皮? 卷岛眼看今晚的猎物都不够填饱肚子,都开始卸妆了。 解下头发,洗清脸孔,没错这才是真正的卷岛裕介,一只丑陋的蜘蛛精。 卷岛把被关上的隔扇再度拉开。 「死刑啊咻。我已经给予你足够的时间滚了,这是你不肯走的下场。」 穿着三齿木屐的卷岛身形异常高大,髻子解下是及腰的长发,换上黑色的和服上金线绣成蜘蛛网花纹,右手衣袖一挥出现了一团火,火沿衣袖烧到了手心就停下来,然而布料没有烧焦的痕迹。火光之下,卷岛背上只存在于影子中的八只脚份外明显。 「唔我果然没看错…真的是男人…」 难得摆出气势的卷岛收起火焰,于是东堂也敢走前一步进了和室。 「啧…你怎么知道的?」 「声音很不自然,还有喉结。」 卷岛冷笑了一声,心想还真的只有未有色欲的小鬼头才会注意到,一般男人见到自己就急不及待扑了上来,哪还发现到自己不是女人。暂且留下他的命,不过没有下次。 「小鬼头,你叫甚么名字?」 剩下的烛火逆光打在卷岛的脸上,鼻梁很笔直,锥子脸轮廓分明。 「尽八,东堂尽八。你呢?」 「卷…」 「那我就叫你小卷!」 「…咻。」卷岛放弃了。 他们在晚上聊了很多有的没的…不,正确来说是东堂不停说话。 卷岛是妖怪,他可以不用睡觉也行,看他自己喜欢。不过现在他有点招架不住面前的熊孩子,闷得有点想睡却吵得不能睡。 卷岛都是随便敷衍他的。 在意识朦胧中,他听到东堂问了他一句。 「在这里你不寂寞吗?」 因为没有快乐过,所以从不知道甚么是寂寞。 几十年来他每天都在这房子附近勾引好色的男人,对他们欲擒故纵,在亲热当中榨干他们的精气,不同别的蜘蛛精能行房采阳,卷岛为隐藏自己的男儿身份也只能口对口吸,吸光阳气后把心脏剖出来交给田所吃,如是者每一天都过着这种机械式的生活。 卷岛虽不善表达情感,但是要让他心里高兴一下亦不是难事。每一个男人都只会为了讨好卷岛而花言令色,却没有一个会真正关心自己,东堂无意中成为了第一个。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东堂了,也许他已经睡着了。 在东方既白之前,卷岛送走了东堂。 「掰掰!有空再来找小卷玩!」 「忘掉我吧,不会再见的咻。」 本来这房子就是会移动的,没人知道路哪天会开启。 「卷岛,我明明闻到有人的气味,怎么今早没吃的?」 「是个小孩子,牙缝都不够你塞,吃你的腌制心脏吧咻。」 TBC

【降赤】雨后彩虹 02

降旗光树ⅹ赤司征十郎 原作十年后,降旗和赤司身份地位互换设定 有肉,已完结,你懂的,后续长眼的都会找得到 深感再不写就会被卷爷打脸,唯有提前写完,即使毫无灵感也硬撑写下去、字数不足也写… 前篇:http://afyum.lofter.com/post/210dcd_cb90cf ,大概不看会有不少看不懂 太久没写不止OOC了原作 赤司征十郎并没有特别喜欢海。 认识的人当中,黄濑或许更适合这片青色的海…他来这里的目的,大概是想确认一些事。 他至今为止仍不知自己和同居人降旗光树是甚么关系。 有接过吻,但只是在双方突然情不自禁时不知怎地亲了,即使晚上睡在同一张国王尺寸的床上,也没干点别的。赤司猜自己对降旗来说是重要的人,虽然有点自恋,不过从降旗的说话中推测应该不会差太远。 海风吹来的咸味让人很舒服,身心放松了嘴巴也不会那么紧。 在海中游完泳的降旗随意用毛巾擦了一下身子,坐在正日光浴的赤司旁边。 「征酱不下水吗?难得海滩上只有我们。」 现在这个南国小岛的一部份海岸,正被他们租了下来,只因赤司不想被打扰。 「待太阳稍下再去。」 「也是呢…征酱的皮肤很白呢…要不我帮你涂太阳油?」 赤司没有回答。 降旗总是对人很温柔,但是这种温柔令人很不知所措,例如赤司实在不懂降旗在想甚么,降旗对所有人都很温柔。 赤司陷入沉思,就在太阳伞下睡着了。 在很久以前只是憧憬赤司的强大,在赤司面前他就只是只吉娃娃。 最近机缘巧合跟赤司重遇了,一起相处过几个月,发觉自己对赤司的感情说不定在此之上——不如说他自己也不清楚。 赤司打篮球打得棒,头脑也很好,身上的肌肉锻炼匀称,人又长得帅,特别是那双媲美琥珀和红宝石的异色瞳…降旗没有特别留意赤司,而是打从心底里这样觉得。 赤司也有可爱的地方,像是会想用叉子吃汉堡包、迷路时会哭、对汤豆腐的热爱、还有偶尔会说些不符合形像的话,就是所谓的反差萌吧,一般而言会对同性产生这样的看法吗? 现在只穿着四角泳裤睡着的征酱也好可爱…不对。 虽然现在赤司从王座上摔下来,但也不代表距离和自己拉近了,只是自己一头热想接近神明而已。 这个距离,神明给予凡人的已经过多了。 赤司直到晚上才醒了。 「……」 赤司内心虽然对自己睡了一个下午冷落了降旗感到抱歉,毕竟现在他是在花降旗的钱享受,但他一句道歉的话都挤不出来,这就是以往无谓的自尊心作祟吧。 降旗像一只吉娃娃一样瞪大眼睛看着赤司,他多少也猜得到赤司想说些甚么又说不出来,不过也不会逼他把话说完。 躺在沙滩椅上的赤司伸出手,示意让降旗把他拉上来。 然后他们就牵着手,在一个人都没有的沙滩上漫步。 降旗内心都紧张得不得了,可是现在情况甚至不允许他手心流出一滴汗。 赤司看着旁边的人僵硬得像化石一样,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怕我会吃了你吗?」 「嗯…唔…赤…不,征酱…那个…」 夜晚宁静的海滩,牛郎织女星的祝福下,如此浪漫的情景…降旗却支吾了很久也挤不出一颗字。 「今晚…月色…真美呢…」 于是变成了聊风景。 「夏目漱石吗…」 赤色当然不知道,以降旗的智商,刚才那句话只是普通的扯开话题。 「看吧!」 赤司用目光示意他看向天空。 「欸?!」 降旗一直低头看着赤司,并没注意到身后——是的降旗现在身高比赤司高上不少。 流星雨。 传说在流星雨划过夜空时,赶在流星雨落下前在心中许愿三次,愿望就会实现。 「你有甚么愿望吗?」赤司问降旗。 降旗用尽他全身仅余的力气,握着赤司的手。 「这一刻没有…现在我不愁物质生活,而且还有征酱在身边…还有甚么能不满意呢?」 降旗总是不经意打出直球,直捣赤司的心脏。 赤司甩开了降旗的手,伏在降旗肩膀上,他不愿让降旗看到自己不知所措的脸,脸又红眼又红,说不定还弄湿了降旗的衣服。 降旗有点不好意思的直直呆着站,两只手臂吊在半空中不敢抱赤司。 「谢谢。」赤司用降旗那么近的距离都听不到的音量说出来。 海风声太大,听不清。 他们一边散步一边回到酒店,吃过晚饭就回房间了。 赤司觉得如果让降旗先洗澡,等到自己洗澡的时候降旗肯定不识趣的睡着了,就自己先洗了。 降旗洗完澡出来,随意擦干了头发和身体,躺在床上准备睡了。 赤司气得咬牙切齿,对上一次是被诚凛逼得狗急跳墙。 这家伙再傻也有个限度!?赤司一脚把他踢了下床。 「白痴你再不会把握机会你就再也没机会!」 TBC ================================ 呜终于写完了…拖了半个月…甚至连小卷的生贺也可能来不及画的情况下吐了出来,真的很怕会被卷爷打脸 一开始根本没想过会写到后续(前篇热度有5的意味),再加上前阵子高考,所以两篇时间相差甚久 卡H卡得很痛苦,这么废的H我居然拖了千多字,我自己也写得很难受,想让不器用的降旗快点啊但是降旗的话就是这样吧(相对前篇来说降旗又软了一点),要是他们慢到让阁下萎了就对不起咯XDDDD 有点累…应该不会再有后续,另外根据调查想看(ry)后续的人数也不是很多,于是干脆把(ry)和雨后彩虹的后续合并在一起了,短期内就不会再创作降赤的东西(至少到年尾也不会),TV三期要是有洛山战我会回来的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BGM…很理所当然是这首不是吗wwwwwwww流星雨占的部份很少,毕竟是瞬间即逝的东西…但我听了这首歌几天都已经听到厌倦了,写整篇文的时候都在loop,不过中毒之深还不及前阵子剪MAD的情非得已,简直连旋律都能背出来

關於價值觀與底線問題

如果有人告訴我CLAMP的作品不腐的話我只能…呵呵,班門弄斧:)不了解事物的本質就應該閉嘴啊,甚麼時候把CLAMP的作品看得那麼純潔啊:) 以下我挑一些不能抗辯的例子出來說要和聊CLAMP的話我可以聊三天三夜,當然不止以下的例子,只是這些比其他任何都明顯,和比較出名為人熟悉 眾所周之,CLAMP是畫同人起家的他們最喜歡的…是JoJo的奇妙冒險第三部裡的空條承太郎ⅹ花京院典明最近動畫化了所以我用新圖吧XD 出自《CLAMP IN WONDERLAND 1994 Summer》—ジョジョの奇妙な新婚生活好吧難道蛋都生了還沒(ry)過嗎………(完)上面是花京院,下面是承太郎因為もこな喜歡琥珀色所以CLAMP筆下的花京院是琥珀色頭髮而不是櫻桃色這不是CLAMP唯一一張承花圖,有更H的、SM的、掀裙子的…我就不逐一貼了,googleCLAMP 承花就肯定找到 出自《聖傳》—第九卷據我所知…乾闥婆王在本作中唯一一戰…只有蘇摩☉▽☉出自《聖傳》—第十卷嗯…還用說嗎? 出自《聖傳》—第十卷乾闥婆王自殺後帝釋天也殺了蘇摩…再補了這麼一句「沒有心愛的人所在的世界,一個人活著…是件非常痛苦的事…」這個冷血殺人狂帝釋天居然…帝釋天自己的情況也是一樣,雖然帝釋天雖然搶了阿修羅王(父)的巫女舍脂當妻子,但從頭到尾都只是利用她而沒有愛她,而且舍脂才剛被阿修羅(子)殺了嘛帝釋天怎麼可能突然就有那麼大感受出自《聖傳》—第十卷上一頁明明都穿著盔甲…下一頁就換成睡衣…你們…嗯…帝釋天口中,除了阿修羅王外,不可能是別人「如果那是你的心願,那我答應你!」為了實現阿修羅王的願望,帝釋天吃掉了阿修羅王刺身,化身為殺戮的神明…就是為了阿修羅王的願望,把自己最愛的阿修羅王殺了…當然有上面那樣的感受出自《聖傳》—第十卷誰來告訴我他們在搞甚麼…出自《聖傳》—第十卷出自《聖傳》—第十卷好吧這一定是友情………………………☉▽☉ 出自《聖傳》—第三卷出自《聖傳》—第十卷夜叉王守護死掉的阿修羅一輩子也一定是友(親)情啦阿修羅無性別嘛肯定不是男孩子啦我就肯定你們會這樣說我就不寫他們了(然後默默翻著《TSUBASA》修羅之國中他們終於有好結局來猛哭) 話說聽聞聖傳連載和單行本結局不一樣…我是90後無緣見識到,如果有人看過可以簡述一下嗎? 出自《東京巴比倫》—第一卷北都認證,絕對沒錯出自《東京巴比倫》—第一卷才第一卷欸…阿星你好積極☉▽☉在東京巴比倫中星史郎無時無刻都在向昴流表白,這是不用置疑的嗯雖然這一切都是假裝的…不過後來要怎麼解釋在《X戰記》中星史郎的願望是被昴流殺死啊?個人暗殺集團櫻塚護的櫻塚星史郎,對殺死自己母親都毫無感覺,一等一的殺人機器…可是他最後卻沒有殺到昴流,還想被昴流殺死…這是為甚麼呢?出自《東京巴比倫》—第三卷阿星真是無時無刻在表白,我就不截那麼多張了,怕你們眼瞎掉至於昴流發現自己愛上星史郎的過程,詳細請參考第六卷(長到不想打)出自《東京巴比倫》—第七卷在身份揭穿後…星史郎還是說愛昴流欸…連母親都不愛、分不清人與物的人卻愛著昴流,這下是真愛了吧 不對,我貼錯了☉▽☉出自《X戰記》—第六卷出自《X戰記》—第六卷出自《X戰記》—第六卷出自《X戰記》—第八卷出自《X戰記》—第八卷出自《X戰記》—第十三卷原本我只想想找星史郎和昴流對戰的幾頁…結果找到的都是封真吃神威豆腐的畫面……混蛋放開那個神威!!!其實不止的…以前的封真最多就抱抱神威…成為地龍後渣攻MODE ON每次見到神威都是用舔的!!!多到我地懶得截了…明明神威出場時超級帥氣…為甚麼重遇封真後就只剩下受氣…神威超可愛的我也好想舔舔他神威要守護能讓封真和小鳥幸福的場所,但小鳥被封真肢解了,所以動畫版死在地龍封真手上令正常的封真回來、劇場版殺了地龍封真保護了能讓封真和小鳥幸福的地球,還配上X-Japan的Forever Love當ED(漫畫停載中)……多麼真摯的友情啊☉▽☉要是地龍封真不是那麼禽獸我還可以覺得神威是和小鳥一起的出自《X戰記》—第十一卷神威是此作中的…總受☉▽☉ 不過空太是和嵐一起的別誤會出自《X戰記》—第七卷封真和神威的緣…是從上一代開始的封真的媽媽紗鶴,為了代替愛人神威的媽媽斗織產下神劍而嫁給一個完全不愛的男人產下神劍,不止是死,更是死成四分五裂的碎屍如果後來的時鼓產下神劍是為了家族使命…不如你告訴我,你會不會為朋友做到這個地步?紗鶴在小鳥夢中已經明確交代了,她是愛斗織的,是同性戀,為斗織而生、為斗織而死,應該沒異議吧挺為封真爸爸可憐…明知紗鶴是懷有目的嫁到桃生家,仍然愛著她,不過紗鶴對他大概只有感激吧簡單來說就是這兩個任性的人害「神威」出現了雙子星(喂出自《X戰記》—第十四卷只相處了一年時間,更把自己最喜歡的姊姊殺掉…然而昴流很善良,討厭不到他,反而還覺得待在他身邊很幸福出自《東京巴比倫》—第七卷出自《X戰記》—第十六卷阿星殺了北都後,昴流揚言要報仇但可是到《X戰記》時…昴流就不再想殺星史郎了「我最心愛的人也是…被我最心愛的人所殺」by皇昴流出自《X戰記》—第八卷星史郎離開的這段期間,昴流學會了像星史郎那樣抽菸(還是選同一隻牌子),後來甚至任由封真把自己的右眼取走,變得和星史郎一樣出自《X戰記》—第十一卷畫外音手法,說明昴流和這個受托的女人一樣對星史郎無法自拔同樣地,下面的星史郎除了對應昴流的想法外,他對昴流也是無法自拔出自《X戰記》—第十八卷星史郎死後,昴流繼承了櫻塚護的位置、離開了同病相憐的神威,由天龍變成了地龍(正確來說昴流本來就對地球的未來一點興趣也沒有…話說他有跟神威說過他喜歡星史郎呢)看啊昴流的樣子和眼神憔悴了多少…失去了星史郎的昴流生無可戀,就因為星史郎讓封真把他的眼睛給了昴流,昴流被逼像個寡婦一樣活下去…星史郎真是死了也冤魂不散如果這不是愛……更不可能是友情,那算甚麼?好吧我不想把他們寫得更詳細了…因為我都不敢再看星史郎和昴流對打那段…再看下去我多少枝眼藥水都不夠用出自《X戰記》—第十六話(上述鏡頭只是借角度截圖,他們絕對沒有接吻,不然我也不用費神打那麼多字)雖然動畫不是原作,但一定有問過CLAMP想表達甚麼,所以可以參考…漫畫不能看口型嘛…根據我對動畫口型分析,星史郎死前的應該是說「すみません(對不起)」,而不是普遍人認為的「愛してる」或「好きと」甚至是「好きではない」星史郎死前回憶了北都死前的話面,北都告訴他她下了咒,如果用殺她的方法殺昴流,那法術就會反彈到星史郎身上北都用她的死,賭星史郎不會殺死昴流如果星史郎不殺昴流,那就是他愛惜生命、不愛昴流…北都愛著昴流和星史郎,她知道昴流很善良,不會討厭得了星史郎,所以希望昴流活著、星史郎也活著,如果北都的法術生效了,星史郎的死會令昴流難過,北都當然不想自己最愛的弟弟承受比死亡更甚的痛苦,她寧願星史郎只是個玩弄感情的人渣如果星史郎企圖殺了昴流,星史郎自己就會死,他是知道這個結果但仍去做,就是愛著昴流,希望死在他手上,正如上一代櫻塚護(星史郎生母)因為愛著星史郎,所以覺得死在星史郎手上很幸福…北都還是賭贏了,因為她覺得不會愛上別人的人是不會存在的,而冷血的星史郎卻愛上了昴流所以我覺得,星史郎明知道昴流愛著他,死在他面前會令他難過,才對昴流說對不起,所以不是「我愛你」之類的說話,難道平日還嫌說不夠嗎雖然說「不愛」的可能性也有,因為在殺死生母後他也說了句「愛」,但他其實是「不愛」生母,可見他是個死傲嬌這裡純屬個人猜測,請不要誤以為是官方說法出自《X戰記》—第十五卷還有丁和庚的……好吧親情(╯‵□′)╯︵┴─┴ 命運三部曲就到這裡了 出自《Wish》—第四卷我…說也不想說了…整套Wish根本就是承花同人誌…你看琥珀和花京院的髮型,還有琇一郎(しゅういちろう)和承太郎(じょうたろう)的名字,琇一郎的外國人爺爺信一郎和承太郎的爺爺喬瑟夫……orz天使無性別,但如果有人想硬撐琥珀是女的我也沒話可說…只不過CLAMP豈不是畫了個承花♀的漫畫(爆笑 出自《百變小櫻》—第二卷小狼你臉紅個鬼wwwwwwwwww前期小狼是和小櫻搶雪兔的,雖然說是魔力吸引…但有必要把一部兒童看的漫畫搞得這麼GAY嗎…不,在TSUBASA的訪談中,「對CLAMP來說,是第一次嘗試年齡層如此低的讀者群(少年),真的讓我們學到很多。也讓我們明白到,平常我們所畫的那些作品,有多麼的難懂(笑)。不過,我們也明白到,如果太淺顯易懂,那就不是我們的作品了(笑)。」by大川七瀨……就是說百變小櫻不是給兒童看的好嗎!!!!!!話說TSUBASA才是最難懂的漫畫好不好出自《百變小櫻》—第二卷園美是姊姊,撫子是妹妹,園美是知世的母親,撫子是小櫻的母親,但是知世和小櫻不知她們自己是表姊妹關係好吧你說親情就親情吧………………………出自《百變小櫻》—第七卷出自《百變小櫻》—第十卷因為所以…知世喜歡的是小櫻(廢果然是園美的女兒啊…不同園美的是,知世沒有因此而討厭雪兔或小狼,反而主動幫他們拉紅線,就是為了小櫻能幸福(即使《TSUBASA翼》裡的知世也一樣,因為靈魂是相同的)出自《百變小櫻》—第九卷是的,知世可是連最初跟小櫻相遇,小櫻借給她的橡皮擦都完全沒用過,珍而重之放在盒子裡(我不記得是第幾話所以沒截圖)最好 這 還能 是 友誼 吧 :) 出自《百變小櫻》—第十卷換言之,小櫻對雪兔是親人的感情,但是雪兔對桃矢就……桃矢寧願不能再見到母親,也把魔力全部給了雪兔…對欸這一定是友情吧☉▽☉桃矢真是好哥哥啊…雖然平日愛欺負小櫻,但每當小櫻出事時他總是第一時間有反應(也是每次小櫻逛街都會撞到桃矢和雪兔打工的原因),還有小狼出現時就知道「他將奪走我一直所保護著的(小櫻)」出自《百變小櫻》—第十二卷艾利安魯說過,「不管魔力再怎麼強,想要預測一個人的內心裡還是很困難的,尤其是所謂的『喜歡』!」月是擁有雪兔記憶的人…再加上月是審判者…月認同的事還有假的嗎?出自《百變小櫻》—第十二卷出自《百變小櫻》—第十二卷第一張那裡是在說小櫻為小狼製作小熊還未睡…那時時鐘顯示為1點…甚麼你們已經在搞同居嗎…… 另外,秋月無性別,只不過他愛裝扮成女人,所以他黏著桃矢也……至於師生戀問題,不詳細講了,這裡主要說同性戀桃矢和觀月老師曾經拍過拖、利佳動畫單戀寺田老師,漫畫連訂婚戒指都有了、艾利安魯最後和觀月老師在一起、藤隆和撫子就更不用說了兒女都生了兩個觀月曾經說過「我們在你高中二年級時還會再相會,但那時你會有喜歡的人,而我也會有。」,桃矢身邊除了小櫻和雪兔外沒有其他人(被女孩子告白時也告訴她自己有喜歡的對象),除了雪兔外還可能是別人嗎? 出自《迷幻藥局》—第三卷好吧陸王和風疾一定只是在交談…出自《迷幻藥局》—第三卷大媽們節操掉了…出自《DRUGDROP》—第7話像這種老夫老妻的對話…出自《DRUGDROP》—第15話後來在《迷幻藥局》續篇《DRUGDROP》中,揭曉了齋峨(男)和花螢(男)就是《Wish》的黑曜(無性別)和翡翠(無性別)黑曜和翡翠是私奔到人間的情人…那麼齋峨和花螢也…這訊息量有點大… 出自《xxxHOLiC·戻》—第26話四月一日不打自招… 出自《xxxHOLiC·戻》—第26話xxxHOLiC的糟點太多…所以我只挑了近期的話數經侑子和小葵鑑定過,還能不是嗎?近年CLAMP不知算收斂了還是開放了,以前會直接深入描寫角色與角色之間的牽繫,現在都側面描寫較多,從旁人眼中寫角色的關係…所以就不詳細了寫近年的作品了,不然不知要用多少篇幅 出自《TSUBASA翼》—第二十八卷又譬如…水火不融的吸血鬼神威昴流,和獵人封真星史郎,最後是怎麼走在一起的?星史郎真是哪個次元都是個情場大騙子 出自《MUTUALITY: CLAMP works in CODE GEASS》不是獨立的個體…………雖然CLAMP只是人設,但如無意外大川也有跟谷口和大河內討論過劇情吧話說不是有個說法…魯魯修=神威、朱雀=小狼、C.C.=侑子、娜娜莉=小鳥、星刻=夜叉王嗎… 大川七瀨曾經說過「小櫻之所以選擇小狼,並不是因為他是「年齡相近且相稱的男孩子」;就算小狼是個女生、年齡差得很遠,只要那個對象是小狼,小櫻就會選擇他。」所以你可以說CLAMP的作品不是腐,但CLAMP筆下的無論異性戀、同性戀…全部都是真愛,豈能一句妄想就把不為世俗接納的同性戀否定?CLAMP的作品不是100%腐,但你不能否定它絕對有腐的成份(正確來說是真愛)我寫這篇不是為了證明CLAMP的作品有多腐、或是腐女眼中的CLAMP(我想我不屬於從作品中硬說官配論吧,因為本來就是官配…),而是想講,請不要見到BL就一句FF(Final Fantasy=最終幻想,這裡指幻想),這個世界是有愛存在的。難道異性戀就是愛,同性戀就不是?我現在就逐一把證據翻出來,還得回你一句,桃矢和雪桃絕對不是FF,你不得不承認,即使他們不是戀人,也是超越友誼的關係我不排斥異性戀(事實上CLAMP筆下的異性戀我都喜歡),但是我討厭部份盲目的BG黨不了解事實的真相,甚麼都以為自己是對的,而不肯面對現如果這還不算愛…很好,你成功的噁心到我了,友誼走到了盡頭 如果我要萌《不思議遊戲》、《革神語》的CP,你還可以說我妄想,因為渡瀨悠宇的確在《櫻狩》後記中表明她對BL完全沒有感覺但是我萌CLAMP筆下的CP,說我妄想…這已經是否定CLAMP了就算大川七瀨說過「讀者們要當它是友情也好,或更勝於友情之間的感情也好,完全是讀者對事物本身的看法。」,如果明知我是腐女,卻有人要在我面前否定我的說法,你的而且確非常沒禮貌正如我很討厭首都在37°33′0″N 126°59′0″E的國家,但我不會在喜歡的人面前高談闊論抵毀他們,除非有人侵犯了我的權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老實說,我個人看朋友不是看得太重要,反正我一向都是孤獨成性,和我鬧翻的人何其多如果要我朋友和CLAMP之間二擇其一,我絕對會選擇後者我不是三分鐘熱度的追星族,我對CLAMP的愛已經累積了十多年,從小就開始喜歡…難道你以為你的地位會比CLAMP重要?何況你和我頂多就只是好朋友而已,中間還隔了一張名叫不是同好的隔膜,連最好朋友那層你也永遠到達不了朋友多一個不多,少一個很少,寧缺勿濫吧,連基本尊重都不會的朋友,更抵毀了我最喜歡的東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對我好我當你朋友,你對我不好我可以馬上變臉把回憶通通忘記 我平日笑點很高,但我的笑點很奇怪;我平日沒底線,但我的底線很奇怪。 最後附個[手工录入·纯文字版] 绿色烈药——CLAMP的《JOJO》同人站    [自上傳]CLAMP大部份完結漫畫下載

【降赤】雨后彩虹 01

降旗光树ⅹ赤司征十郎 244Q前想的,可能与之后剧情有出入 原作十年后,降旗和赤司身份地位互换设定 红发的青年在街上游荡。 要说为甚么的话,得从他的家事说起。 赤司征十郎诞生在日本财力首屈一指的大家族中,家族关系复杂到一般人无法理解的地步。 而他恰好幸运地降临于长房上,出生时脐带突出,母亲需要剖宫子宫切除,父亲暮来弄璋,后亦再无纳妾,于是他成为独一无二的天之骄子。 本来他的命运理应平步青云,可是高一时诚凛将他的梦想破灭——他所领导的洛山篮球部,画上他人生第一个失败,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他就这样失去了父亲的溺宠。幸好他是长房唯一的长子嫡孙,所以之后的日子还过得去,生活素质比起一般人仍是高很多,只是父亲的原来对他的爱渐渐落入了堂兄身上。 他那一辈在族谱上是征字辈,堂兄叫赤司征六郎,是二叔的大子。他是个有野心的人,这点征十郎很早就看出来了,就他父亲被堂兄的口甜舌滑蒙蔽了双眼。 父亲年老时权力下降,势力渐渐到了堂兄手中。堂兄趁父亲到美国就医时,使了点诡计,将赤司集团的资产转移到他的名下,一夜间阴阳易位,次房取代了长房,心狠手辣的征六郎更将原先长房的人,即是征十郎,逐出了家门。 可怜的征十郎,眨眼间由天堂跌到地狱,现在无家可归中。 公园的长椅排着一列空的Asahi罐是他的杰作,多到可以用来打保龄球。现时的他今天不知明日事,先在冰冷的长椅上度过今晚再说。 说不定过几天自己不是饿死就是冷死呢,他想。 想得入神,就睡着了。 降旗光树今天把做了两年的工作辞掉了。 他原本就很不满上司处事刻薄,碍于生计唯有忍下去。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上星期用捡到的五百円买了乐透,中了十二亿五千万。 这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小心翼翼的他也是知道甚么叫人怕出名猪怕壮,就自己偷偷到投注站取款。 他正打算先换一间大一点的房子,其它之后再说。他第一次见到银行账号的银码有这么多个数位,不晓得怎么花也算正常。 回家的路,必需经过一个公园。 晚上的公园黑沉沉的,是醉汉和露宿者的天堂,降旗很怕经过公园,但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每一个醉汉趴在长椅上的动作都一模一样,要不是他那头鲜红色的头发,降旗光树绝对发现不到那里躺着一个赤司征十郎。 可能在别人眼中,他只是一个不良少年,走过莫说留意,连看都不想看。可是降旗知道,他的红头发不是染的,而是赤司家长房的遗传特征。 也许他那头红发太过锋芒毕露,受到别人妒忌,最后才会迎得和红鞋子一样的结局。 这与降旗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只想加快脚步回到家拥抱被炉。 这样好吗?好歹也是认识的人,还是自己一度景仰过的控球后卫啊。 那个人曾经是一只令自己恐惧的狮子,不过如今已被现实磨钝了,想张牙舞抓也毫无办法。 良心发现的降旗在按公寓密码前又折返了,把赤司从长椅上抬到自己家。 降旗把牛奶温了,打开赤司的嘴就倒进去,希望他喝了那么多酒别胃溃疡。 真可怜,当天的天才球员居然堕落到这个地步。 他把赤司安置在六叠大睡房上的折叠床垫上,自己则直接睡在塌塌米。 赤司在日光照进室内时才醒来。 这是哪里?天国?我不是在公园吗? 他倒没想过是哪位救了他,谁会带一个醉汉回家?父母都远在美国,他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饿到快站不住的他,遵从身体的本能,寻找香气的根源。 他来到厨房前,浅啡色头发的青年转过头来,「啊,赤司,你醒了吗?」 降旗光树,诚凛的控球后卫。虽然他当日上场时敌不过自己,很快就被换下了,算是手下败将,但毕竟他也是令自己身败名裂的诚凛一员,对他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我不需要你可怜。」赤司斩钉载铁地说。 「一个饿到站不稳的人没资格说喔。」 降旗捧着刚煎好的荷包蛋和火腿,递到赤司面前,「先吃过早餐再说吧。」 怎么不是怀石料理?这个人懂礼貌吗?赤司心想。 「赤司,我在报纸上知道你的事了…在公园见到你就擅作主张把你带回来…不是说萍水相逢也是前世之缘吗?既然我遇到你我就不能坐视不理…虽然你的事我无能为力…但至少在重新振作之前可以依赖一下我…不要自暴自弃啊……对不起,都是我一个在说话。」 赤司放下双手捧着的茶杯,里面的玄米茶被喝光了,刚才茶的热力却令茶杯持续吐出氤氲。 「所以你觉得你是个可靠的人?今天是…星期五吧,不上班的人可是社会的寄生虫呢。」 「嗯…那个…最近我辞职了…既然是赤司就没办法吧,赤司也是个正人君子应该能相信的…我中了乐透,大奖。」 赤司宝石似的双色瞳闪烁着攫取的光芒。 「即是多少钱?」 他对乐透的概念仅来自高中的同学,他只知道中乐透能赢到很多钱,但他不知数目是多少,因为他从不会接触这种平民的玩意。 「十二亿五千万喔。」 「哦…才这么少…」 纵使赤司被父亲冷落,他过着的仍然是帝王级的生活,在黑卡被切断之前对理财根本一无所知。 「真是十分抱歉!我无法给你从前富裕的生活!但是请你相信我吧!以及不要放弃自己!面对一笔数目那么大的金钱我根本不知怎么花好,所以我想未来的日子赤司你和我一起分享这份快乐!」 「现在的我…完全无法报答你,可别以为拉拢我就有甚么好处。」 「不…我绝对没有这样想!赤司是个非常棒的控球后卫,我一直都视你为偶像,难道有偶像有难支持者不帮忙的道理吗?」 「你还真敢提啊…借把剪刀给我可以吗?」 降旗匆匆忙忙拿出了剪刀给赤司,赤司拿起剪刀把已经长得有点过场的浏海剪掉。 这一天,降旗回想起…在赤司控制之下的恐惧和屈辱。 赤司翻着杂志,眼睛却没有看,只是在想以后自己该怎么办。 「对呢赤司,我今天想去找地产中介,你要跟我一起去吗?中了奖想换间没那么挤逼的房子。你要是想留在这里也是没问题的。」 「那就一起去吧。」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见识一下自己从未见过的世面。 看完后,降旗和赤司在MAJI安顿下来。 「赤司先坐在这里,想吃甚么?我去买回来。」 家教良好的赤司是第一次进来MAJI,一来家人不允许他接触到垃圾食物,二来穷人的地方赤司这种土豪又怎么会进来。 降旗大概是没带脑子出来才会带赤司进来,他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已经成为小富豪的事。 幸好赤司明白寄人篱下没有选择的余地。 不过看着琳琅满目的餐牌,他对每一种食物都充满好奇。 原来炸鸡可以配卷心菜、炸鱼柳可以配芝士、薯条要配蕃茄酱…真是颠覆了赤司的固有认知,以前家中瑞典大厨煮的薯菜是配西南酱和红果酱的。 「啊…随便吧…」 他无法作出抉择,每一种食物都是他难以想象的味道,只好赌在降旗惯常的味觉。 「唷西~」 降旗捧着一盘食物回来了,坐在赤司的对面。 「这就是…哲也和火神经常吃的香草奶昔和汉堡吗…?」 「是啊。」 赤司拙手拙脚打开了汉堡的包装纸。 「降旗,刀和叉在哪里?」 「咦!?赤司你是第一次来快餐店吗!?哈哈哈吃汉堡是不用刀叉的。」 降旗走到赤司身后,捉住他的手,把刚才拆开了的包装纸包回一半,然后放到赤司嘴边。 「这样吃就不用怕弄脏手了!」 降旗他,说不定是个天才呢。 「说起来你是叫其它人都是直呼其名呢…有点羡幕啊。」 「那么…光树?」 降旗也是不知如何打开话题,随便东拉西扯,赤司这么一说害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 赤司低下头,降旗只看到他红色的头发而看不到红色的脸。 「征君?」 赤司的头耷得更低,这次连脖子都看不到了。 「谁允许你这样叫的?算了,名字也只是个代号而已。」 「刚才的房子好像不错呢…如果价钱能再低少少就好了。」 「那间不是太小了吗?你现在有能力买贵一点的吧?」 「哈哈…也对呢,不过还是节俭一点比较好,通货膨胀好厉害啊。再加上这种大小两个人住就刚刚看,打扫起来没那么麻烦。房子太大却只有两个人,会很空虚的。」 啊…赤司知道的。在征六郎得势之后,他就被赶到家中的别院居住,降旗家的大小大概是别院中一个房间的大小吧。管家和女仆都很小心避免接触自己,更不要说冷冰冰的保镳。有时一个人在房间哭,也不会有人知道、不会有人来安抚自己。庆幸别院是和式设计,觉得无聊时还可以自己一个泡着温泉吃顺着竹敲滑下来的流水凉面打发时间。 「光树,你理想中的家是怎样的?」 赤司边咬着喝完奶昔的吸管问。 「不用走几层楼梯的,现在租的公寓好麻烦…两层的独立屋刚好,要有花园可以晾衣服的,最好有车房吧,想买台电动车代步……啊不对你是问我家而不是房子吧…大学毕业后就和父母分开住了,父母在老家享受退休生活就不打扰他们了,一个人住很寂寞啊,如果有人肯和我一起住就好了,以前有想过和人分租的但好像很难相处,自己太平凡又找不到女朋友…现在有征在太好了!」 赤司默然不应。 「唔…让中介人再问问刚才那间能不能再便宜一点吧,能的话就买下。」 待新居入伙后,降旗招待了诚凛的旧队员在家中吃火锅。 除了黑子,里头赤司没有一个称得上是认识的——当然在被降旗捡回家之前和降旗也只是记得名字的程度。 赤司突然发现,自己并不属于降旗的世界。 虽然现在自己被贬为庶民,寄住在降旗家中,衣食住行都依赖降旗,但感觉和他的距离还是很远很远。 诚凛的人还没来齐。就在降旗还忙着在厨房准备时,赤司逃走了。 赤司在输了给诚凛之后,他也学会了如何发动misdirection,可以的话不希望有人留意他,败者还敢高调只会惹父亲讨厌。 即使刚才蹲在沙发上看电视,像火神那种笨蛋也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黑子和伊月前辈及时发现,赶紧提醒降旗,赤司不知到哪去了。 降旗随手把围裙脱下,没穿多件衣服就跑出去追赤司。 丽子差点就要捡起地上的围裙接下降旗的工作,幸好被丈夫日向阻止了——后果他尝试过太多次了。 红发的青年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 其实他对这一带不太熟悉,以前出入都有专车接送,他也很少有留意街景的兴致。 上一次独自在街外晃动是被征六郎赶出来的那天。 冬天很冷,但是自己一个人的感觉很好,不用面对自己不熟悉的人,可以完全享受自己的世界。 一个人也很寂寞,犹其是在不熟悉的地方。 没关系了,已经在也不会回到那里了,所以任何地方都是不熟悉的。 或者静静等待被冷死的感觉也不错。 赤司有点困,走到差不多要睡着了。 突然手机响起了。手机是降旗配给他的,之前的手机因为是家族自动转帐的所以就被切断了。 赤司本来想直接收线的,不过身体本能让他按成了接听。 『征!你在哪里?为甚么突然自己一个跑出去了?』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冷静一点,形容一下你身边有甚么店铺。』 赤司抬起头,看着五光十色的街道。 『MAJI?』 降旗心想,惨了这一带附近有几间MAJI啊,难道要捱家捱户找吗。 『征你留在原地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只好先哄着赤司。 当找到十字街口那间MAJI、上次他们去的那间MAJI时,终于见得到赤司。 「咻…咻…找到你了…」 降旗跑到气喘吁吁,抱紧了赤司。 「征,别再让我担心好吗?」 除了在篮球比赛胜利后,赤司就没有和其它人搂在一起过,赤司的控制不住,忽然大哭起来。 「光树,我一个人好寂寞啊…不要丢下我好吗…我觉得自己好像和你不同世界似的…但我还是好想和你在一起…好想融入你的世界…」 「从第一次相遇征你就闯进了我的世界啊…不要想多余的事,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降旗帮赤司擦去了眼泪,看着软下来的赤司就忍不住吻了下去。 「我们回去吧。」 赤司还没反应过来,就傻傻的拖着降旗的手走了。 「哈啾!」 他们回到了家,室外和室内温差大,加上降旗又穿得单薄,忍不住打起喷嚏来。 「抱歉…」 「征不用道歉啦,我自己也没考虑到你感受呢对不起…下次再请实浏他们和奇迹的世代来吧!」 当他们走到饭厅,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锅中只剩下几块大白菜。赤司和降旗饿得要命。 「赤司君,你来了啊。火神君说太肚饿所以先起筷了,我有电邮通知降旗君的。」 降旗翻出手机,真的有来自黑子的未读电邮,可能是刚才太匆忙漏掉了,连忙向赤司道歉。 「征我待会煮汤豆腐给你!」 错不在降旗,而是面前的吃货们。 「违背我意愿的家伙,就算是父母也得死。」 不知天高地厚的火神,在赤司说话的时候把最后一块大白菜都夹进口了。 之后发生甚么事,不用说了。 「感冒了呢…」 降旗放下口中的探热针,微烧,果然昨晚不穿多件衣服就跑出去太蠢了。 由于辞了职,所以现在过着相当废人的生活,就算感冒了也没关系,因为根本没有要忙的事。 一个人中了奖之后通常会做甚么?当然是去旅行。降旗想起他忘记了这件事,趴在双人床上问在旁边看书的赤司。 「征有想到哪里旅行吗?不过环游世界不太行呢,我未来三年都不想打工啊所以一次不能花那么多钱。」 八十天环游世界赤司小学时就做过了,耗心神的事他才不想再做第二次。 不过的确,是时候去去旅行散散心了。 「马尔代夫吧,不去就准备陆沉了,抑或毛里求斯和塞席尔都可以,顺便探望一下大辉的同乡。」 「欸…青峰原来是在非洲出生吗?」 「假的。」 阳光与海滩…的确是散心的好地方。而且征主动要求去海岛,就是可以看到征穿着泳装的样子吧——不过要是被赤司知道降旗在想这种事真是死十次都不够赔。 「啊光树,我想下星期开始打工。」 「咦?现在又不愁钱的问题,为甚么?」 「每天待在家中有点闷啊,想去棋院教小学生下棋。」 「喔…征的将棋下得很好呢…」 「嗯,业余六段,后来懒得再数不过赢过蓬莱名人。自从和真太郎升上不同的高中后就再找不到好对手了。」 「只要是征想的都可以,如果能让你重生的话。」 赤司放下手中的书本,拥抱着降旗。 「赤司征十郎这个人已经重生了。要是没有你我一定已经死了,所以从你带我回来的那天我就应该算重生了。」 「嘻…我觉得上天让我赢的不是十二亿五千万,而是你呢。能够和你再遇太好了。」 TBC ================================ 惨了我觉得自己真的有命题困难症… 好明显标题也是乱改的,依旧的取(改)自歌词嘛…今次是風男塾的雨ときどき晴れのち虹,My Kouki真的好帅啊!!!(双关意味 然后中间有一段看房子的我懒得写了因为过几天就模拟考(其实主因是想不到怎写),最后一段也是可要可不要,纯粹就是另一个坑没时间填就打多几句补偿 至于在马尔代夫终于home run的事请大家自行想像吧(喂)那么如果热度有5或以上我年假就写后续w?(根本是自己想写 我觉得自己勉强算是把平民赤司写出来了,不过中奖降旗还是普通的降旗啊,果然降旗甚么都小心翼翼,就算天降横财也不敢乱花 反之赤司会拿来投资吧…?我不是很懂这个所以没写出来… 比起很多人,我的功力真的差很远呢…才五千多字但我想了一天写了三天(。)噢不是我打字慢而是我要好好构想剧情安排,想剧情尽量能严谨一点呢…其它人轻易能做到的事我却要慢慢来 有机会出降赤本的话会收录吧,到时候再说 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吧XDDDDD 覆盖一张降旗和赤司的眼睛,结束这个回合之前没留意还以为降旗光树是写作こうき こうき(干)卷爷的恶趣味啊 Lofter差不多有一半不是画而是废话好惭愧orz